第九十五节 捉奸

第九十五节捉奸终于等到了九点,常山对许姨:“我出去走走。”于是常山来到了秀秀的窗下,装作咳嗽的样子,捂着嘴咳了两声,秀秀家的大门一下就开了,常山闪身进去,秀秀:“你还怕别人不知道咋的,还咳?”常山有些后怕,他和秀秀上楼去,然后从窗户朝外望望有没人注意自己,但是,外面除了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秀秀从后面搂住常山的腰,声音含糊的:“管他去,现在就是死,我们也不怕,我们能死在一起我还求之不得呢,来吧,常山。

”“就是,我不怕,有你,秀秀,我什么都不怕。”常山一把拉过秀秀,低头就吻,从脖子到脸颊到额头,再到秀秀的嘴,他们深的吻着,吻者,渐渐有些迷意乱,他们彼此都渴望着,给予着。他们似乎在山上奔跑,山上美丽的杜鹃盛开着,害羞的兰花躲在远处,散发着幽香,一直香到人的五脏六腑和每一根神经,山莺云雀像比赛一样唱着,那婉转悠扬的的歌声在春日的山野显得那么激扬,具有蛊惑力,它挑动着人的春心,身体渐渐充满一种躁动的渴望。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疯狂的跑向山峰,原来用奔跑来释放体力也是一种美丽,大汗淋漓之后才更让人感觉美好与甜蜜。

他们不知缠绵了多长时间,他们全然忘记了这在那里,是何时,现在即使天下来,地陷下去,他们也不会停止他们无尽的的爱,他们如痴如醉的享受着这灵与肉最完美的结合。花儿还依然在最美处绽放,山莺云雀还在比赛,这时猎人的枪响了,山莺坠落,云雀逃逸,花儿溅上鲜血。一切,突然停止。就在常山和秀秀享受着无穷无尽的欢娱时,房门被一脚踹开了,电灯全亮了,被子被无的掀去,他们赤身luó体暴露在张丰面前。他们被捉奸在床了。

原来,多疑的张丰早就怀疑秀秀是不是和某个男人好上了,要不天天好声好气,低眉顺眼的秀秀怎么就一下像有了什么后台一样,腰板挺起来了呢,而且还口口声声的要离婚,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前一段时间,秀秀天天到常山店里学手艺,开始,他倒没觉得有什么,后来看他们有有笑的,眼神还不对头,张丰猛然明白了其中的问题所在。但是,苦于抓不到把柄。而且,让秀秀去学做包子是娘的主意,娘还张丰自己没出息,再不让秀秀学点手艺,以后他们一闭眼,张丰还不得饿死啊!张丰没法子,只好对秀秀到常山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暗中他一直在留心着。

娘要到二姐那去,他突然灵机一动,也跟去,半路上,他又找借口下了车,呆在一个朋友家打了一天麻将。输了好几百,而且都是借的。晚上,朋友再拉他打,他什么也不打了,然后偷偷溜回了家。于是,出现了刚才的的那一幕。起初,常山和秀秀吓坏了,他们猛地一下分开,然后各自抓了东西盖住自己身体的关键部位。张丰首先冲到常山面前,伸手要打常山,常山一把抓住了张丰的手,:“张丰,有什么好商量,好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我搞了你的老婆,你好商量吗?你子有种!竟敢动我张丰的老婆,好,我明天就找我那些哥们,看不把你煽了。

”张丰气急败坏的大声骂。秀秀这时已经镇定下来,:“张丰,你有什么脾气冲我发好了,要杀要刮随你便,你放了常山吧,让他出去。”“让他出去?门都没有!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谁都别想走!”张丰歇斯底里的叫。

上一篇:第九十四节 良机 下一篇:第九十六节 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