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节 揭秘

第七十九节揭秘农历的腊月,山村的过年气氛逐渐浓了起来,家家户户杀猪宰羊,腌制腊货,到山外一趟一趟的购买过年货物,山路上从这时开始到正月结束,一天到晚来来往往的都是人。现在山里人日子好过了,在外打工的纷纷寄钱回来,要家里好好办年货,他们好回来风风光光的享受一番,吐一吐一年来打工的憋屈。阿宝娘见到常山就说:“常山啊,多亏你给阿宝找了这么好的工作,还是一个村里的好,晓得照顾老乡啊!”常山呵呵的笑几声,只好送个顺水人情,说:“应该的,谁叫咱是喝一条河里水长大的呢!”说这话时,他想起了容容,容容她爸,他们也是喝过这条河水的,咋不一样呢?腊月初八了,山村人注重腊八,他们家家户户要煮腊八粥来庆贺一番。

其实腊八也是过年的前兆,从今天起,过年进ru倒计时。一大早,娘就叫醒常山,说:“山子,我们今天到山外那个小集上买点东西吧,你看要给小宝买件过年的新衣服,是不是也给你许姨买一件啊?”常山到现在还没给孩子正式起个名呢,大家就只好都管叫他小宝。常山说:“买吧,买件新衣服说不定许姨会高兴呢!”他们娘俩去山外赶集,爹在家照顾小宝和许姨。许姨又睡了,常山爹抱孩子出来玩。见许多人都在隔壁王婶门口叙闲话。他也过去了。孩子很快就被人接过去玩了。

常山爹就到傍边稍远一点的地方抽袋烟。孩子被现在孩子有九个多月了,好玩极了,见谁都爹爹爹娘娘娘的直叫。人家都逗他:“谁是你爹你娘啊?”孩子还是叫,大家都大笑。隔壁的王婶小声说:“你们看他像不像常山啊?”大家看看小宝都点点头,窃窃的说:“像,真像!”“其实就是常山的孩子,他妈妈估计是-------”王婶欲言又止。“你说呀,你倒说呀,别尽卖关子了,急死人了!”几个女人在王婶边压低声音吵个不停。“我也瞎猜的,不能说,说出来搞不好要倒霉的!”王婶不想说了。

傍边有个小媳妇冒出一句:“王婶,我看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尽装?”“嘿!我不知道?去年暑假常山家来了谁?你们想想,”王婶不甘示弱,理直气壮的说。“去年-----?哦,我想起来了,陈总的女儿陈容容。哦,时间推算一下------也差不多--------我明白了,王婶,你说是她的孩子?”其他一个女人说。“我可没说。这是你猜的,跟我没关系!”王婶这时得意的扬着头。“就你说的,你不说,谁想得起来!”小媳妇故意气王婶。“你,你,你个小蹄子,看你男人今晚不收拾死你!”王婶咬牙切齿的骂。

大家都笑了,说:“她男人哪晚不收拾她,不收拾她,她还难受呢!”小媳妇顿时脸羞得通红,大骂道:“你们脸皮都这么厚,我不跟你们说了。”小媳妇取笑完,大家开始讨论小宝的亲娘到底是不是容容的问题。讨论结果是,孩子某些地方长的还是蛮像容容的,再则说了,常山和容容去年一个暑假都在一起,干柴烈火的,不出事才怪呢?看来,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一点没错,常山一家紧紧瞒着的事情,不一会便被他们谈论的有鼻子有眼的。常山爹的一根旱烟还没抽完呢!。

上一篇:第七十八节 怪病 下一篇:第八十节 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