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节 死亡

第七十七节死亡好不容易熬到医院,周叔被送到抢救室,常山掏出手机许姨打电话,他强忍着悲伤的泪水,平静地说:“许姨,你来医院一趟,周叔不太舒服,我给送医院来了,你也过来吧。”今天常山和老周走时,许姨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她担心老周那火暴脾气会闹出什么事来,半天,她都在那种不详的预感中等待。现在常山的电话来了,许姨没听都知道大事不妙,她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她还不能想象事情有那么糟。常山还在急救室等着,见许姨气喘吁吁的跑来了,常山急忙去搀扶。

常山还没来得及对许姨说前因后果,抢救室的门突然打开,常山扶着许姨就要往里冲,常山大叫着:“周叔,周叔呢?”许姨叫着:“老周,老周,你在哪?”他们还没冲进大门,被护士们拉开,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走出来,脸色沉重的说:“对不起,我们尽力抢救了,但是,抢救无效,病人已经死亡。”“不!不可能,周叔怎么可能死,医生,我求求你,救救他吧,他不能死啊!”常山拉着医生,跪下,声泪俱下的哀求。“对不起,请你节哀顺便吧。”医生扶起常山,抽身离开了。

周叔的尸体蒙着白布被推了出来,许姨冲上去。拉开白布,看见脸色苍白,身体僵硬的老周,她大喊一声"老周"就背过气去。好在常山一边扶着,要不许姨肯定会摔倒,见许姨昏了,他急得大叫:“医生,快来呀!”抢救室门口一片大乱,护士们把推尸体的车子停下,都来抢救昏倒的许姨。刚才那个医生还没走远,被常山的惊叫声唤回来了。他又赶紧跑过来继续抢救人。周叔的尸体被推走了,许姨还在抢救室里,常山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时而拼命的去扯自己的头发,时而用手去捶墙壁,巨大的痛苦与慌乱已经摧毁了常山坚强的神经,他变得那么无助,他真希望此刻能有一个人帮他一把,帮他抗一抗,哪怕只一会!但是,没有人可以!他必须咬紧牙关拼命承受。

他现在那么恨自己,恨自己给周叔许姨带来那么多麻烦。如果他们不是碰见自己,他们不还好好的平静的过他们的日子吗!现在他们成了这样,自己真是罪不可恕啊!常山的泪哭干了,深深的愧疚与自责却更加强烈的撕扯着他的灵魂。现在就是让他去死都可以,只要还能换回周叔许姨的健康和从前那平静的日子。但是,一切都是那么不可逆转,一切都是那么冷冰冰的。许姨终于被抢救过来,她受了惊吓,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常山想还是昏睡好啊,不知道痛苦。公安局的人来调查那天在孙欣包子店发生的事,确定周叔的死亡与孙欣没有什么关系。

孙欣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店可以继续开下去,而常山的店必须改名,否则就不能开了。常山此刻已是心灰意冷,他不想再挣求什么,只想回家。回到那平静的小山村。孙欣此刻可以大干一场了,但是,他的生意还是日见差了。主顾们吃他的包子总觉得少些什么,没有原来的地道。他们在大骂孙欣见利忘义之余,心存对过去滋味的无限怀念,而不得不改改口味,去适应其他早点品种。一个月后,周叔的丧事处理完毕,许姨的昏睡病却没有什么好转。常山决定带许姨回家,这样也许对她的病会好些。

上一篇:第七十六节 砸店 下一篇:第七十八节 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