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节 砸店

第七十六节砸店工商人员走后,常山急忙去找周叔许姨商量对策。周叔许姨一听也气坏了,周叔气得发抖,他咬牙切齿地说:“谁这么害人,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抢了我的祖传招牌,还不要我们再做生意,世上那有这样的事,真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我得告他去!”还是许姨遇事比较冷静,她说:“你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怎么告?”常山想能是谁呢?他突然想起孙欣,除了他,他现在还没教一个真正的徒弟,只有他天天师傅长师傅短的叫,端茶送饭把常山服侍的舒舒服服,常山这人没有什么心机,见孙欣这么好学,就毫无保留的教他了。

难道是他?那个平时满脸堆笑,一副老实人面孔的孙欣居然如此阴险狠毒?常山不敢想象,但是,除了他又能是谁呢?现在还是到工商局去问问吧。常山和周叔来到共商局,终于问清注册商标的人就叫孙欣。常山一听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恼怒,好哇,你个孙欣居然这么厚颜无耻,我教你手艺,帮你开店,你居然恩将仇报,注册了我的商标还要告我,世上哪有这么狠毒的人!周叔一出工商局一声不出,常山看得出他已气得脸色铁青,周叔也不与常山商量,招手打的要走,常山一手拉住说:“周叔,你要到哪?”“我要去揍他,我要去砸了他的店!”“你不能去,打人砸店都是犯法的呀!”“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相信着世上人的良心都叫狗吃了,我一定要去,要不,今天我会气死的!”周叔气得浑身发抖,脸上的皱纹更是被恼怒揉成一团,常山还从未看见周叔发这么大火,他真怕周叔这么大年纪了,气出三长两短来可就麻烦了。

常山说:“好,你要去,我陪你去。”他们来到孙欣的包子店里,这个常山费了许多心血带着常山许多梦想而开起的第一分店如今反而成了一把刀子横在常山脖子上,常山想到这就心痛。周叔一进店,见到大厅里整整齐齐的桌椅板凳就来气,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举起椅子砸在玻璃桌子上,只听唏里哗啦,玻璃打的满地都是。许多店员围过来,见是老板的师傅,谁也没有轻举妄动,都站在傍边看着。后堂的算帐的孙欣听到外面巨大的声响,急忙跑过来。见是常山和周叔,他先楞了一下,既而脸上浮出一丝冷笑,他说:“砸吧,砸的好!”周叔一见孙欣分外眼红,不砸桌子了,他直接冲上前来想打孙欣,孙欣灵巧地一闪,躲过了。

但是年迈的周叔因为用力过猛,收不住脚,而且地上铺的瓷砖还有些碎玻璃,很滑,周叔一个踉跄,身体向后重重摔到在地。脑袋摔在有许多碎玻璃的地上。常山看到这一切,他吓傻了,周围人也吓傻了,就连孙欣也惊呆了。血顺着周叔的后脑勺流出,流了一大片。常山终于回过神来,他不顾地上有多少玻璃,飞奔过去,一把抱起周叔的脑袋,大声哭叫:“叫救护车!”孙欣去叫救护车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常山觉得好漫长,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这么难熬,抱着周叔的身子,常山感觉周叔正一点一点软下去,软下去,热量也在一点一点的流走,流走。

常山感觉自己似乎在冰天雪地里行走,他感到那么冷,那么孤单,那么悲凉。救护车来了,医生护士七手八脚把还有一丝气息的周叔抬进车里,常山也爬进了车。现在周叔由医生护士照顾,常山只呆呆地坐在车子的角落里,他的大脑几乎停止了任何思维。

上一篇:第七十五节 侵权 下一篇:第七十七节 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