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节 被偷

尽管常山知道和容容分手的结局几乎早已注定,但是,他还是痛苦不堪。常山一个人走在寂寥的大街上,寒风从不同的方向袭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他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不想思考,秀秀已嫁做人妇,容容又离他而去,还留下了一个半岁多的孩子他的未来还能好到哪去?可以,他的未来叫容容给毁了,但是他却无法责备容容,甚至一句重话也没。也许,这种结局也是他内心所渴望的,和容容相处的那段时间,他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一种威压,自尊的煎熬,他活得那么不自在,那么没有男人样,他从没有主动要求容容什么,他觉得他没有资格要求容容什么,不像对秀秀要爱就爱,要搂要抱要亲,他都敢,不行就强来,他知道秀秀不但不会生气,而且,心里还喜欢呢,但是对容容他却完全束手无策,他甚至不敢反抗,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自己贱吧,对高高在上的容容,他丧失了反抗的理由,反抗的意念。

常山知道那不是爱,而是一种虚荣,拿自己的幸福与未来开玩笑的虚荣。他开始恨自己了,为什么不早点拒绝容容,而使容容和自己都面临痛苦的结局,还让一个无辜的孩子也去承受许多许多,甚至影响他一生的痛苦。最关键的他丢掉了和秀秀在一起的最后机会,丢掉了他一生真正的幸福。常山真恨自己,他抬起手扇了自己几个耳光,他还不解气,就用手狠狠的捶马路边的电线杆,一下,一下-------直到手上鲜血直淋。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前面有一家大排挡,常山像看见救星一样跑过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撒气一般的大叫:“炒两个菜,来一箱啤酒。

”老板看见就常山一个人,他疑惑的问:“要一箱啤酒,你喝得完吗?”“别废话,要你端你就端,你管我怎么喝?”“好好,我端去!”菜和酒来了,常山开始左一瓶右一瓶的喝。他不知道喝了多少,他好象只记得老板要打烊了,你走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钱,别找了,我没地方装,就醉醺醺的东倒西外的走了。半夜里,常山被冻醒了。他一个激灵爬起来,我这是在哪儿,怎么会在这石凳上睡着了?常山心里自问。他努力回忆着,终于想起来了一切:容容与我分手了,我到大排挡喝酒,然后肯定喝嘴了,就跑着街边石凳上睡着了。

常山突然想起孙欣还给了五千块钱呢,他一摸口袋,魂都吓没了,所有的口袋都翻完了,口袋里只剩几张毛票。钱被人偷了。其实偷常山的钱还不容易,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偷看见一个人口袋装得鼓鼓囊囊的,还有几张钱露出来,就想这是天赐良机。随便望他身边一坐,一张一张慢慢都抽出来了,然后笑笑哥们,谢谢了,扬长而去。五千块钱哪!就那么不声不响的没了,常山恨自己真是没用,钱都拿不好,带着那么多钱为什么还要去喝酒?内疚,自责,愤怒,憎恨-------许多种感煎熬着常山的心,他感到外面世界无比可怕,可怕得他毛骨悚然,他真想找一个地方躲避一下,即使是老鼠洞也好!只要安全!常山抱着双腿,蹲在石凳上发抖。

上一篇:第七十三节 分手 下一篇:第七十五节 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