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节 分手

第七十三节分手常山下定决心到值班室去找容容,当他要走进大门时,回头望望,看是否能巧遇容容,那样就不必再麻烦了。令常山吃惊的是他还真看见容容了。容容和蒋光伟从外面吃饭回来,蒋光伟一直把容容送到女生公寓门口,他们手拉手,一路有说有笑,全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当容容对蒋光伟含情脉脉地说:“我到了,你回去吧,下了自习,老地方不见不散哦。”她抬眼看见常山正站在女生公寓门口看着她,容容有些吃惊,但很快就镇定了,她挣脱蒋光伟的手,对蒋光伟说:“再见!”便朝常山走来。

蒋光伟还没来得及抓住容容的手再缠绵一会,容容就匆匆离开了,他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容容与常山说话去了。容容来到常山面前,说:“你来了,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打电话给我。”“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但是——”常山本来想说自己多此一举,你看来不需要这些等话,但是,他憋住了,没有再说下去。容容知道常山看见她和蒋光伟在一起不高兴,反正他已经看出些什么,干脆就挑开了说吧。容容说:“常山,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去洗个脸,一会我有话要跟你说。

”容容上去了,常山在树下等,许多人来来往往都不住地朝常山望,他们看出,这不是个大学生,而是一个农村打工仔,从衣着和举止可以看出他与这校园的不协调。常山被许多人看得不自在,他真想马上从这儿飞走,他的自尊在流血。容容终于下来了,她换了件衣服,白色的牛仔裤,吊式的咖啡色毛衣,长发披肩,浑身还带着一股常山不熟悉的香水味。她那么阳光那么时尚,洋溢着一个大学高年级女生一种成熟而优雅的美。容容的美又大大刺激了常山,他感受到容容在故意显示他们之间的差距。

让他自尊自信受伤,好让他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他们之间有着怎样不可逾越的距离。常山负气地一句话也不说,抬腿就走,容容跑着追上来,说:“你慢点,我跟不上。”常山一听心里一动,他突然停下,容容还止不住脚步的惯性,又跑了几步。容容说:“你神经发了,一会猛走,一会不动。”常山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容容的话上,他若有所思地说:“你说错了,不是你跟不上我,是我跟不上你。”“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呢,我一点都听不懂!”“其实,你明白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分手的,你也不必再浪费时间,你要找谁就找谁,不要再拖下去了。

”“常山,”容容欲言又止,她想说要分手的话,但是,她实在无法开口,因为从始至终,都是自己主动的,现在自己先提出分手总不太好,看见常山那疲惫的,满脸胡须的沧桑的脸,她感到自己的无情,以前那个一身制服,帅气阳光的浑身散发着浓浓乡土气的大男孩现在变成了什么,工作丢了,命都差点丢了,现在,还带着一个孩子,将来他怎么办?但是,有一点心里容容非常清楚,她看常山再也没有冲动与激情,只有怜悯和同情。他们的爱情已经死亡了。

他们来到校外的一片草坪上,这是常山选的地方,他觉得在容容的校园里,自己是那么压抑,那么自卑,连说话都没了底气。他们就那么坐着,谁也不说话,但是,谁都知道这种沉默意味着什么。常山等待着容容的判决,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一直被动的接受容容的一切安排,他没有什么主动权,他已习惯了。容容呢,她心里虽然明白分手是肯定的,但是,她不忍先提出,她想让常山提出来,她想给常山留点最后的自尊,她已经太对不起常山了,就让常山把她甩了吧。

沉默,沉默,难堪的沉默,初冬的夜风开始有了刺骨的寒意,常山的头脑渐渐明镜一般清晰,他知道了容容在等什么。常山说:“容容,要分手就分吧,我们迟早都要分手的,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长痛不如短痛,分了吧!”虽然容容在等常山的这句话,但是真的听了以后,她还是伤感地流泪了,她说:“常山,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现在说这些干吗,还是想想我们的孩子该怎么办吧,你安排一下。”提到孩子,容容无声的泪水变成了抽噎,她哽咽地说:“交给你娘带着吧,别说是你的孩子,将来,你还要结婚呢!”“苦了孩子!我们是连畜生都不如的父母!”想到自己的孩子从此无父无母的,常山的泪水也出来了。

上一篇:第七十二节 来校 下一篇:第七十四节 被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