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节 住校

第七十节住校容容还是会不定期的去看常山,有时一个星期两趟三趟,有时一趟,有时甚至一趟都没有。她感觉她和常山的感情现在冷却了,她也很痛苦,毕竟他们有过一个孩子,她也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她怎么也找不到以前对常山那如痴如狂的感情,即使做爱也是敷衍了事,她现在甚至不愿意到宾馆去包房,因为得到的感觉让她更加沮丧。常山多少次问她他们以后怎么办,容容都支支呜呜的说不出个具体的解决方法,过去和常山热恋时她说毕业后到山村去教书,那样就可以和常山结婚,共建一个属于他们俩人的家,但是,自从容容不辞而别离开常山和孩子,她就再也没提过那种脱离现实的桃花源,乌托邦式的设想了。

她现在感觉那种想法太幼稚了,为了这么一个没有知识,没有品位的只有一身健壮肌肉的山村野夫放弃那么多,似乎有些太难太难,即使按照现在试婚方式,容容也算尝试了,不太合适还不赶快离开,再继续下去伤害的将是更多的人。何况爸爸还坚决反对,如果爸爸知道自己还和常山来往,他肯定还会派人砸常山的店,这次常山再挨打不知还有没有上次的幸运。如果万一常山被打死,孩子不更没人照顾,没人疼吗?容容现在思考着是不是和常山把话早点说清楚。

但是,她一直不忍心开口。暑假结束了,容容念大三了,静雨念大四,因为容容休学了一年。容容今年决定住校,一个大学生没有住过校那将是一生的遗憾,有个女生这样对容容说,反正家里住也没什么意思,在校住自由些,生活更丰富些。一天在食堂吃饭碰见静雨,容容说一起吃吧,静雨就过来了,坐在容容对面。静雨说:“容容,你怎么住校了,在家住多舒服,衣服都有保姆洗,也不用去打饭,去洗碗,去抢开水,真是有福不知道享。”她还说她准备再外租房子住了,住了三年的校了,她厌倦透了。

容容话中有话地说:“静雨,你尝试的生活也不少了,不多这一种,你要租房就去租吧,但是,如果是和我爸爸你还是免了吧,我要发现就告诉学校,让学校把你开除,到时候你哭去吧!”静雨讪讪的笑了笑,说:“我和你爸早就没关系了,不信你去问你爸。”容容差点没把饭笑掉,强忍住笑说:“你当我是傻子啊?我问我爸这种事还叫话吗?”静雨装得好无辜的样子说:“你要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我信你,其实,我爸除了有点钱之外,他什么也没有,也不会,他大老粗一个,哪里值得你浪费宝贵青春。

这点我心里还是清楚的。”容容自信地说。静雨点点头没说话,她心说,现在社会什么都可以没有,只要有钱就够了,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是个富家小姐哪里晓得我们农村人挣钱难哪,现在我要抓住那老头多捞一点钱。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吃完饭,两个女孩一起有说有笑的向宿舍走去。不过,静雨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静雨,她对容容已经怀着戒备心理,只是容容还是傻呼呼的相信着静雨。

上一篇:第六十九节 揭穿 下一篇:第七十二节 来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