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节 揭穿

第六十九节揭穿本来容容打算发现爸爸和他情fù,一定要跑上前羞辱他们一番,但是,现在她迟疑了,她一时还无法接受静雨——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与爸爸有一手。她关上门,头脑一片混乱。好半天她才整理了一下装束,下楼来退房。爸爸和静雨早就没了人影。容容慢无目的地在大街上徘徊,她并不想回家,回到家看到爸爸说什么,看到妈妈说什么,装一切都不知道,还是抖露出一切,结果能怎样呢?这么多年妈妈何尝不知道爸爸常年在外寻花问柳,他们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

妈妈也许在故意欺骗自己,想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她不想争求什么,只想平静的生活。如果自己贸然对妈妈揭露了那一切,妈妈会怎样呢?吵架?如果吵架能解决问题妈妈和爸爸还不天天吵架;不吵吧,既然已经知道还无动于衷似乎太为难妈妈了。想到最后,容容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妈妈,让她还保留一点点作女人的最后自尊吧。但是,她又咽不下这口气,她干脆掏出了手机给静雨打电话,容容强压住火气,说:“静雨,你在哪?我要见你!”“什么事那么急,我要睡觉呢!”“睡你个大头鬼!你说是不是在学校宿舍里,我去找你。

”“是,要不------你来吧。”容容招手打的,直奔学校而去。自从当了陈总的情fù,静雨就把钱赔给了超市,然后辞去了那工作,做起了专职情fù。平时白天睡觉看书,晚上和陈总一起到宾馆开房间。来到静雨宿舍门口,静雨早已留了门容容进来,自己又跑床上睡觉去了。容容一见静雨在睡觉,她突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拎起静雨,大声质问:“白天睡觉,留着精力好晚上被男人搞吧?”静雨也被容容惹恼了,挣扎出容容的手,大声说:“你发神经呀?我什么时候和男人有关系了?”容容说:“你别装无辜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知道什么?陈容容!你今天给我说清楚!”静雨嘴上虽然还硬,但是,心里已经发虚。

“我知道什么!我不知道什么会来找你?你告诉我昨晚那个男的是睡?”容容紧追不舍。“你——你看见了?”静雨更加发虚,毕竟陈总是容容的爸爸,容容知道肯定要生气的,除非她不是人,是神。“当然看见了,不看见我大清早来找你?”静雨一听一切已是无可遮盖,她“哇”地一声哭了。这一哭还真把容容哭糊涂了,看静雨那委屈的样子,她竟然怀疑是不是爸爸不是人,对静雨采取了什么手段,要不,静雨怎么能那么委屈呢?静雨在哭泣中告诉了那晚在游艇发生的一切。

最后容容竟然与静雨一起哭了,她恨自己怎么有一个禽shòu不如的爸爸。哭泣中两个女孩居然互相安慰,她们很快就又和好了,抹着眼泪,容容问静雨:“你打算怎么办?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你那么年轻,这样下去会毁了你的!”“我不会再继续了,我会离开你爸爸的。”静雨似乎下定了决心。她们又聊了一会,容容才放心地走了,她觉得自己此行是正确的,说服了静雨,断了爸爸的路,还保护了妈妈没让她再受伤害,还维护家里的安定团结,真是一举多得啊!还是自己遇事比较冷静,处理事情能这么有方法。

她都有些佩服自己了。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哼着歌回家了。妈妈在一个人看电视,看见妈妈孤单的样子,容容心里有些难过,妈妈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可恶的爸爸!妈妈看见女儿回来了,问:“你昨晚跑哪去了?你父女俩倒好,一个个晚上都不回来,留我一人担心,打你电话还关机。”“我昨晚在学校和静雨在一起,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的。”容容撒了个谎。昨晚,她等常山一进雪红宾馆就关了机。好在妈妈现在也不管什么事,女儿已经跑过一次了,只要她能留在自己身边,她要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最坏的已经发生过了。

其实,静雨并没有遵守诺言,晚上她依旧坐着陈总的车到宾馆开房间,只不过,换了一家宾馆。活动也更加小心,更加隐蔽了。

上一篇:第六十八节 巧遇 下一篇:第七十节 住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