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节 宾馆

第六十七节宾馆之后的几天,静雨一直在灵与肉的矛盾中挣扎,陈总还是每天都来,不仅给了静雨几万块零花钱,而且,手机,首饰,名牌衣服都买来了,静雨很快抵御不了这种轰炸,辞去超市工作,心甘愿地给陈总做了fù。陈总现在有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大学生作自己的fù,在那些狐朋狗友面前也觉得很有面子,因而对静雨的宠爱程度超过了以前对任何女人。家是基本上不回了,回也是看看宝贝女儿,顺便给家里点钱,那人老珠黄的老婆他才懒得看上一眼,更别去做什么爱了,他的身体被静雨都掏空了还感觉不够呢。

反正容容妈也不在意,她有麻将就够了。容容隔三差五地去看常山,但是每次看见浑身是面粉是汗忙碌的常山,她就心生一种厌倦,她不喜欢常山这种样子,她只喜欢干干净净,身穿笔笔挺挺制服的威武健壮的常山,还喜欢那个水中捉雨虾的有着山野之气的常山,眼前这个浑身脏兮兮的庸俗的世俗的常山不是她喜欢的人。容容现在也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怎么喜欢上眼前这个人。这也许是浪漫爱走入现实生活不可避免的阶段吧,但是,有些人能迈过去,有些人迈不过去。

迈过去白头偕老,迈不过去的分道扬镳。一天,容容故意晚上才去,她想等常山洗了澡,脱掉那一身面粉的工作服再看常山,看能不能还自己一个原来让自己疯狂迷恋的常山,如果那样,也许他们的爱之树可以缓解一下就要干枯死亡的命运。但是,常山还在忙碌着,而且周叔许姨都在,他们在商量着开一家分店,多请几个人帮忙,这样他们可以赚更多的钱,而且可以做老板,自己不必这样辛苦。见容容来了,常山忙向容容明了况,问容容怎么样。容容没心管他这种事,她随便敷衍了几句,她:“开分店可以是可以,但是管理起来比现在单一的自己店难多了,还有许多法律程序,很难的,要不我回头看看这方面资料才吧?”常山:“有什么难的,我两边跑看着不就行了吗。

”容容不高兴地:“你没读什么书,还不愿听别人意见,将来倒霉别怪我哦!”常山忙赔笑:“好好,你查查书,我问问公商局的人,我们商量着办,这总可以了吧。”容容:“这还差不多!”看见两口在一起,周叔和许姨识趣地起身离开了。常山看着容容,身子向前凑过来,讨好地:“容容,今晚陪陪我吧,我快想死你了。“容容噘着嘴:“看你那一身臭汗,我才懒得理你呢!““我洗,我洗,我马上洗,怎么样?”常山边,边脱掉那身脏衣服,露出一身健壮的肌肉。

看见那身肌肉,容容也有些激动了,身体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她浑身都有些酥了。但是,她还是想一种最美丽的最消hún的方式,她不想在这肮脏闷气的屋去做那苟且之事,她对常山:“我们出去吧,我知道有一家宾馆很好,干脆你到那洗澡吧。”常山:“那一晚要多少钱?”“钱钱,你就晓得钱,一点趣没有!”容容沉下脸。看容容不高兴,常山:“好,你怎么,我怎么做还不成吗?”“那好,找一件好点的衣服换上吧!”“我没有什么好衣服啊!”“那好。

我们先去给你买衣服。”“行,我正愁没空买衣服呢,今天是个好机会。”他们来到大街上,到了几家名牌店买衣服,但是那价格是常山所无法接受的,他:“我最多只能接受100块钱买一套衣服,超过了,我是不会买的。”容容只好骗他,让长衫掏一百块钱,自己垫上四百块钱给常山买了一件七匹狼衬衫和一条裤子。买了以后,他们打的来到那家容容听静雨很好的宾馆。其实,也是静雨无心怎么能出那个与容容爸私会的的地方呢?还是喝酒惹的祸,这话要从前几天容容与静雨到酒吧喝酒跳舞起。

那天,容容无聊,晚上打电话给静雨要她出来坐坐聊聊天,他们喝多了,容容开始透露自己的苦闷,她她喜欢上一个打工仔,但是,爸爸不同意,现在他们不得不做“地下党”,她以前休学一年还不是和他私奔了,后来学校对失踪学生做休学处理,否则自己就退了学与他结婚了。容容没她有孩子了,这点她还是有所保留的。静雨听了,问:“你们现在怎样?”“能怎样?他打他的工,”容容凑近静雨耳朵色迷迷地,“想做什么都没地。”静雨:“我告诉你有一家宾馆不查身份证,结婚证,你们可以去消消hún啊!”“宾馆叫什么名字?”“雪。

”“哦,我明白了,静雨,你不老实,你一定是和哪个人在那住过,告诉我,是谁?”静雨一听容容这么,她的酒醒了一些,忙矢口否认,一本正经地:“我也是听别人的,我可从来都没去过的。”那一次容容记住了宾馆的名字,今天她打的直奔那雪宾馆而去。她哪里想到在那儿会碰上她最不愿意碰见的人。

上一篇:第六十六节 堕落 下一篇:第六十八节 巧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