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节 堕落

第六十六节堕落第二天,一觉醒来,容容看见披头散发坐在床边的静雨,她吓了一跳,爬起来问:“怎么啦。静雨,出了什么了?”静雨摇摇头,说:“没什么,酒喝多了,不舒服!”静雨现在还不想让容容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她没有掠起头发,她怕容容看见她哭红的眼。容容也没在意,继续睡觉,不一会又睡着了。看容容睡去,静雨起来,匆匆离去了。今天超市上班的静雨那么心不在焉,收银台工作的她误找了别人好几次钱,找少了的人骂她工作不负责任,找她要回去了;找多了的人心里笑话她,但不会把钱退给她。

结果,一天下来,她竟赔了289块6毛。静雨没钱赔,经理冷冰冰地丢了一句:“从这月工资里扣,扣完就滚蛋,请你这样的人真是倒霉!”静雨又一次掉下了眼泪,现在她还要做一个星期才能结束,才能去找其他工作,而她现在口袋里还不到一百快钱,本来想提前支点工资用用,现在看来还是“免开尊口”了,下边的日子该怎么过呀。静雨愁肠百结地等待着下班,下了班又能干什么呢?她想起昨天那一幕,心中就恶心,容容的爸爸表面道貌岸然,其实骨子里是一个地道的流氓,这样的人夺走了自己的初yè,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能怎样呢?只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她现在心里很乱,她什么也不想想,只想回去睡觉,现在除了睡觉,似乎没有什么能让她忘掉烦恼。下午五点,静雨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超市的大门。门前有一辆白色的北京现代冲她使劲地鸣笛,静雨认识那是容容爸爸的车子,她拐弯想从旁边走过去。见静雨不理他,陈总下了车,一把拉出静雨的手,静雨想要挣脱,但是又怕别人看见不好看,就摔掉陈总的手,自己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陈总也快速钻进车里,然后,车子离开了超市。

坐在车里,静雨气呼呼地一言不发,陈总说:“还生气呢,别生气了,今天我给你个机会让你罚我,怎么罚我都不说一句怨言,哦,这里有一万块钱,你拿去买衣服吧。”说着递过来一叠钱,静雨一把推开,说:“谁要你的臭钱!”陈总顺势把钱甩在静雨怀里。静雨不动,看着那厚厚的一叠钱,她的心在动:“反正现在我的处女之身已没有了,再计较也于事无补,不如,用些钱来补偿,况且,我现在确实没钱,不如拿了吧。心里虽然那么想,但脸上还是故做清高,不动,也不说话。

陈总看有些苗头,他有些心花怒放了,就怕女人不要钱,要了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想起昨晚那消hún的一刻,他的身体又蠢蠢欲动了,他将车直接开到一家高级宾馆前停下来,说:“把钱装到包里吧,我带你到里面唱歌去。”其实,鬼都知道唱歌当然只是借口。静雨没有去拿钱,陈总一把拉开静雨的小包,把钱塞了进去。静雨犹犹豫豫地随着陈总走进了宾馆的大门,进了大门她还想跑出去,但是,包里那一万块钱使她放弃了一切反抗。陈总轻车熟路。

很快拿到了钥匙。他们一起走进了一个房间。进了房间,陈总快速锁上门,然后饿虎扑食一样抱起来静雨甩在床上,然后三下五除二脱掉自己的衣服,不管静雨愿不愿意,他都要强来。现在,这个美丽的女大学生是他身下的一块肉,他要怎么揉就怎么揉。静雨开始有些反抗,渐渐就承受了,再后来,她感到一些肉tǐ的快感,她竟有些主动配合了。

 

上一篇:第六十五节 流氓 下一篇:第六十七节 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