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节 跳舞

第六十三节喝酒谈到孩子,容容的心是很痛,她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常山孩子现在会笑了,见人就啊啊地和人“话”,特好玩,而且很乖,从来不乱哭乱闹。容容一听,顿时变得脆弱不堪,泪水无声流了满脸,她捂住脸,低声:“别了,常山,你别了,我受不了,那是我的孩子啊!”常山见容容那痛苦的表,他走过来,把容容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容容的肩,柔声:“那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谁也夺不去,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会给孩子一种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你放心吧。

”这也只不过是常山在安慰容容罢了,其实,容容心中很明白,没有母亲照料,陪伴,疼爱的一个不明身份孩子哪来的无忧无虑的快乐。以前拼命要孩子,今天看来那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那种揪心的牵挂不是一般人忘就可以忘掉的,悔不该非要一个孩子来证明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风花雪月,曾经那美丽的不粘尘俗的爱,到如今除了后悔之外,没有丝毫的快乐,只有无尽的痛苦,这痛苦不知何时才是个头。常山:“容容,你走吧,不要引起你爸的怀疑,暂时还不可以让你爸知道我在这,我俩还有关系,我必须挣些钱,挣到钱后,我才能娶你,否则,我拿什么给你幸福,给孩子幸福,你是不是?”容容点点头,叹了口气,:“好吧,那我走了,你好好干,有事打我手机,新号码我报给你,你记着。

”常山留下了容容电话号码,送容容走了。容容一个人闷闷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觉得心中像有一块巨石,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扬起头对着天空长长吁了一口气,但是,那丝毫不能减轻她心中难以的痛苦。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容容一看号码,知道最好的朋友静雨打来的。她有气无力地接通了电话:“喂,找我干什么?”静雨家在外地,暑假里她不愿回家,要在海市找分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其实学习是假话,在海市这大城市玩才是真的。静雨在电话那头:“怎么了,容容,像失恋了一样?”容容依旧提不起精神,:“唉,比失恋还惨呢,别废话了,,找我干什么?”“无聊呗,还能干什么,晚上跳舞去怎么样?你现在在哪,快过来吧!”容容想了想,反正也没事做,不如去放松一下,要不自己快压抑死了,于是:“好!”完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了声,就打车直奔静雨指定的舞厅而去。

静雨已在门口等着了,见到容容,过来,礼节性的拥抱了一下,然后,拉着手走进了灯光昏暗的舞厅。她们来到吧台前,静雨:“喝什么?”容容:“啤酒。”静雨吓了一跳:“容容,今天是不是发烧呀你,喝什么啤酒呀?来杯柠檬吧?”容容:“我今天要喝啤酒,我想喝。”“好好,我舍命陪君子,来,两杯啤酒,醉了拉倒。”静雨。“是啊,人生难得一醉,醉了好。”容容还没喝酒,就想喝醉了,她想借酒来冲开压抑在她心里的愁云。她们坐在吧台前,听着让人血管都想跳舞的节奏性极强的音乐,看着舞池里群魔乱舞的人们,她们的舞瘾也发了。

喝完一杯啤酒,不由分,容容拉静雨跑进了舞池。她们随着音乐尽的跳了起来。一曲结束,已是大汗淋漓,容容来到吧台前,:“再来两杯啤酒。”静雨:“容容,你疯了,再喝就要醉了。”“你别管,我就要醉,一醉解千愁啊!”酒来了,容容,“静雨,你喝不喝,你不喝,我一个人喝。”静雨用手指点了一下容容的额头:“我算服了你,我不喝,你一个喝那么多,还不把你喝死了。喝!”容容:“这才是朋友嘛!”这一晚她们大醉,她们东倒西歪地互相搀扶着走出舞厅,然后打车一起回到了容容的家里。

上一篇:第六十二节 争吵 下一篇:第六十四节 觊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