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 归村

现在常山面对的是不得不退了租房,带着孩子回到山村。许多人吃惊于常山不但没死,而且还多了一个孩子。无论怎么猜测,怎样刺探,常山一家都绝口不提孩子的事。后来干脆说孩子是常山打工时拣到的,这样倒也合理,现在私生子那么多,常山好心拣个孩子回家养也是有可能的。众人虽还是心存疑惑,但也没有什么把柄,因为孩子长得像容容而不像常山。因而孩子的问题也就慢慢平息了。照料孩子的事大多由娘和爹做,常山也不想外出打工。春天是捕鱼的最好季节,因为这时的鱼虾籽多肉肥,它们晚上在河水里嬉戏调情,用它们特有的方式做爱繁衍后代,它们往往过于专注,即使是危险重重,它们也不怕牺牲,勇于完成那传宗接代的伟大使命。

因而春天捕鱼虾最容易,利润也最丰厚。常山就和父亲天天晚上出去,捕到十几斤就回来,决不能太贪婪,用常山父亲的话说要知足才能长乐,要不鱼虾繁衍不了后代,以后哪里还有鱼虾可捕,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这样每晚赚到五六十块钱,日子也蛮好过的,至少宝宝的牛奶钱再不会短缺。没事时常山常常坐在村口的老槐树下,对着面前连绵起伏的群山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自己和容容还有没有未来,他希望容容能够忘掉他,继续她的大学生活,完成她的学业,然后找个好工作,再找个好男人。

他不想容容一辈子跟着他受穷,而且,常山也清楚自己和容容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常山不知道容容在想什么,她到底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她为什么要选择我常山——一个一文不名的山村野夫呢?常山记得容容好象也对他说过为什么喜欢他,她说她从小在一个商人家庭长大,金钱的铜臭味让她厌倦,而且父亲长期在外包情fù,对母亲极为冷淡,母亲长期用麻将来麻醉自己。容容对那种生活心寸疑惧,她怕像母亲一样的生活,她不要那种没有男人关怀没有男人疼爱的婚姻,因而,她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常山,并义无返顾的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但是,她为什么又要走呢,常山猜想容容大概还是受不了没钱的日子,受不了没书的日子,受不了自己的平庸与无知。是的,没有知识的他就像井底之蛙,他无法了解外面的飞鸟所描绘的世界,因而他永远无法走到容容的内心。常山对自己和容容的未来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还是挥之不去,不想也是不可能的,想不明白也得想,常山的脑筋快想炸了,因而,他整天闷闷不乐。一天,他又坐在那棵老槐树下,不想秀秀来了。常山说:“秀秀,来坐会吧。”秀秀就坐下,问:“常山,你天天坐着发什么呆呀,有什么心事吗?”常山摇摇头,说:“没有,我能有啥心事!”秀秀说:“你骗我,你的眼睛已经说明你在撒谎,你一定有什么心事。

”常山不做声了,他想还是秀秀最了解我,但是,我不能说啊。于是他说:“秀秀,我知道瞒得住别人,还能瞒住你?但是,我不能说,我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好,等我有了眉目我才跟你说吧。”秀秀说:“你还当我是朋友吗?”常山说:“当然了。”“那你告诉我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是不是你和容容的?”秀秀单刀直入地问。“这——”常山一时语塞,张着嘴不知该怎么说。“你说呀?哦,我明白了,一定是的!要不你也不会是这个表情啊?”秀秀穷追不舍,连敲带诈地想套出常山的话。

常山不做声了,他知道再解释也是多余的。秀秀失望地看着常山,她知道即使常山没说,事实也是非常明白的了。她凄楚地说:“常山,别人说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是真的,”她抬起头,抿抿醉,然后坚强地说,“好,我祝福你们。”说完,秀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常山想要说什么,但他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又能说什么呢?。

上一篇:第五十七节 留书 下一篇:第五十九节 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