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 买书

回到小屋,天还早,容容毫无困意,她的肚子已经很大,她有些坐卧不宁了,没有电视,没有书本,只有常山。如果没有常山,也许满屋更是寂寞,现在即使常山在,容容也有些寂寞了,她看着常山,这个曾让她疯狂的最富山野男子汉气概的人,现在却显得那么陌生,她不能和他谈什么文学,谈什么莎士比亚,谈什么弗罗伊德,更不能和他谈什么英语与汉语的区别,经济管理市场营销和卖包子之间的关系。总之,他们能谈的话题很少,少得可怜,有时常山为容容做包子时,常山能兴高采烈的大谈做包子的技巧,但这些讲一遍就够了,容容听一遍也就够了,之后,常山也不知道他们还能谈些什么。

肚中的孩子又不老实了,时不时的踢容容一脚,踢得她更是心烦意乱,她真想把他拉出来,自己好好的静静的呆一会,许多人都说怀孕的女人是幸福的,其实,怀孕是段比较痛苦的路程,先开始是呕吐,吐得让人心肝肺都恨不能一块吐出来。四五个月后,孩子渐渐大了,开始在肚中练拳脚工夫,肚皮也开始撑裂。再后来,肚子大得难受,走路都要托着肚子,睡觉想翻个身都难,再后来就是最痛苦的分娩,分娩的痛苦让人求死的心都有,那时最后悔不该图一时之快,而留下这棵痛苦的种子。

不过,许多女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再过连两个月孩子才能出生,这中间还有一个重大节日——春节。容容不知道剩下的几个月怎么熬,她有些想妈妈了。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女儿怀孕妈妈会高兴得不得了,可是现在,她一个人逃出来,在外受苦受罪也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唉,不知自己走这条路是对是错。常山见容容一晚都不大做声,心里也不好受,悔不该不把那书买回来,她一个大学生一天不看书都不舒服,何况这么长时间没有一本可以看的书呢,自己真是太自私了,光顾着柴米油盐,不知道要体谅一下容容的感受,她什么时候吃过苦,什么时候知道金钱的可贵,她一直活在天堂一样的生活里,也许自己那么早就把她拉回现实太过于残酷了,真是不该啊!常山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容容,好半天他终于打破僵局,说:“容容,你等我一会,我出去一下。

”容容想问问他干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常山已拉开门走了出去。常山一路小跑,希望书店的门还没关,他要把那本书买回来,这样容容一定会高兴的。书店的门还没关,因为书店里的老板家就是店,店也是家。现在还没到睡觉时间,关和开没有什么区别。常山很快找到容容要买的那本书,掏出钱准备付钱时,突然,他感觉好象有个人一直在看他,他也注意看了那人一下,一看,那人他认识,那人走过来,说:“常山哥,没想到在这碰见你。”常山也不尴不尬地说:“是啊,真巧。

”那人是谁呢,原来他是容容二叔的大儿子,他叫陈超。他在这上高中。中考没考取高中的他,只好跑外地买高中,据说这边买高中便宜些。今晚下了自习,几个同学相邀一起到书店买书。没想到就碰上了。常山心中暗暗叫着倒霉,但脸上还是比较平静,随便问问他在哪上学,上高几了等一些闲话。然后,他急着脱身,说:“你慢慢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陈超点点头说:“好,再见。”常山拿着书赶快出门,一路小跑,他不时地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踪。他怕陈超发现他们的住处。

不管怎样,他们都要搬家了。

上一篇:第五十四节 艰难 下一篇:第五十六节 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