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节 艰难

第二天吃了早饭,娘要回去了,因为家里还有一些入冬以前的农活必须做,比如给小麦施肥,将晚稻的秸秆烧掉作肥料,还有种一些能过冬的蔬菜等,娘回家的理由很充分,常山说:“娘,我也回去帮你吧。”娘说:“傻孩子,你马上就要当爹了,别说这不着边的话,以前在家都没给我做多少,现在要帮我做,我能让你做吗?现在没有什么比容容更重要了,你把她照顾好就是给我做事了。你哪都不要去,就在这照顾容容,要注意别让咱村人发现你,要不然,怕你俩有麻烦,听见了吗,一定要少出门!”常山点点头,容容也说:“娘说的对,我现在这样子被我爸知道了,还不把我打死,即使不打死我,孩子肯定保不住,常山,咱们可要小心哪!”常山一回来容容就改口叫娘了,常山娘听见容容叫她娘,脸上笑开了花,心里美美的想,我做婆婆了,马上要做奶奶了,她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说:“常山,照顾容容的事交叫给你了,你给我好好照顾容容,我照顾几个月都没出事,你要给我弄出什么事来,看我不-------”她故意扬起了手做一个打人的姿势。

容容也学娘的样子,举手轻轻拍了一下常山的脑袋,常山手摸着头,憨憨的笑了,说:“我知道,现在你们俩女的是一条心,连起手欺负我一个弱男子。”说得大家都笑了,容容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的,好长时间她没有这么开心的笑了,还是常山好,有了他自己才有了依靠,有了欢笑。容容偷眼深情的望着常山。娘收住笑,说:“反正小心一点就行了,有些时候要也看运气了,你要赶上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离我们镇有点路,很少能碰见我们村的人,你再少点出门,应该没什么吧。

”娘走了,留下了常山和容容两人相视一笑,常山问:“我干什么呢?你动口,我动手。”“好哇,常山现在就要动手了,要打我吗?”容容故意调侃。“不不不,我说你动口,我动手,不是打架,就是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这还差不多,现在,我要喝水,倒吧?”“是!”常山拿腔拿调的铿锵有力的答道。容容又被逗笑了。这样两人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不过大多时候,还是比较无聊的,没电视看,更别谈电脑游戏,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的无所事事。

傍晚散步成了他们每天必不可少一个生活项目。一天,傍晚,又到了散步时间,路过一家书店前,容容说:“买本书看吧,天天怪无聊的,而且看书对孩子有好处。”常山说:“买吧。”容容进了书店,看中了一本最新出版的小说,就要买,常山问多少钱,容容一看定价说:“二十三块钱。”常山一听,张大了嘴,“那么贵,可以买半袋米了。”容容不说话,嘴翘得老高,常山咬咬牙说:“好好好,买买,不过,今天我可没带那么多钱,明晚来买好不好?”容容还是不说话,转身径自走出了书店。

常山从后面跑过来,说:“你走慢点,小心摔交。”“摔死算了,连个书都不能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容容没还气地说。“我没说不买,今天钱不够,明天买还不行啊?”常山尽量温和地说。“你不是没钱,你有,你故意拖到明天好让我改变主意,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容容说。常山说:“是,二十三块钱我有,但是,日子不过了,现在我俩坐吃山空,就那点钱,不省一点,孩子出生时要钱,你叫我一时到那抓去?”“钱钱,天天就是钱钱钱,你跟钱过日子好了。

”容容赌气地说。“唉,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现在这社会没钱真是寸步难行,你从小吃不愁穿不愁,当然不知道挣钱难了!”容容不做声了,常山继续说,“你知道吗,我们现在只有三百块钱了,我总不好意思再张口跟我娘要吧。”容容叹口气,说:“我那一个金项链,要不,你拿去卖了吧。”常山说:“以后才说吧,现在还过得去,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卖你的东西的。”。

上一篇:第五十三节 夜奔 下一篇:第五十五节 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