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 悲情

但是令容容做梦也没想到的事发生了。第三天晚上,爸爸从外面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容容正好刚放学回家,他一见容容,就心怀鬼胎的笑了,:“容容,过来,我告诉你一件事。”容容见爸爸醉成那样子,心生厌恶,扭头就走,爸爸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了容容的去路,:“容容!我知道你不高兴,不高兴也得听我,你爸我养你这么大花了多少钱,你现在倒好,爸的一句话都不想听了。“容容无奈地摇摇头,恨恨地:“你就知道钱,我也是你的钱,好,好,我现在没钱还你,等我有了钱统统都还给你!”着甩开爸爸的手,跑向自己的房间,就要打开门时,她听见爸爸大声:“常山死了,你知道吗?常山死了!”容容定定地站在那里,她的心一阵悸动,她不相信常山会死,那前天看见还谈笑风生健康爽朗阳刚阳光的常山怎么突然能和冰冷的死连在一起,但是,她心中还是升起巨大的恐惧,她镇定了一下,嘴角浮起一丝嘲笑,:“爸,你吓我也不该拿一个人的死开玩笑,人那么容易就死了?你别哄我了!”爸爸:“我没骗你,今天上午,一大批人去打常山,常山被他们打死了,不信你去问街上的人,很多人可以做证,我没骗你。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骗我,你骗我!”容容捂起耳朵,她的心里充满了恐慌,她只能用惊叫来负隅顽抗。爸爸坐下,摸出烟盒来,他的手有些颤抖,好不容易才抽出一根,又好不容易才点着了火,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父女俩就一个站在远处的门边死死地盯着爸爸,一个坐在沙发上盯着地面抽烟。他们僵持了大约两分钟,容容突然打破这僵局,跑过来,打开门跑了出去。听见门啪的一声关上,容容爸似乎才醒过来,他急忙也跑了出去,跟在容容的身后,他也害怕容容别出什么事了。

没跑几步,他就开始一边跑一边喘着粗气,他掏出手机,边跑边按着号码,只听他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大声骂:“你给我回来,你天天就知道打麻将,你女儿也不管不问,你看看,她跑了,今天要出什么事,我饶不了你!”容容跑到以前常山和周叔的牛肉包子铺,她看见一片狼籍,到处是断了腿的板凳,砸烂的碗,破碎的水泥瓦,容容看见这一切,呆了,她似乎有些相信这是事实了,因为她也曾亲眼目睹一个人被许多痞子殴打的景,那打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的伤者趴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而打人者一声呼哨,一群人扬长而去。

她站在那儿足足有十分钟,突然,她转过身,跑到旁边一个商店,似乎急急的问了几句话,然后就出来了,又跑到另一个店里,又出来,如是几次,她得到同一个结果:那个年轻人被打成重伤,连店里的老头也被打了,后来,听店里女主人那个年轻人送到医院不一会就死了。容容爸实在不忍心再看女儿折腾下去,他过来拉容容,本来他想温柔一些安慰一下伤心的女儿,但是他口里却:“别在这丢人显眼了,回家去!”这时容容妈也赶来,抱着容容,:“容容,回家,有事回家再吧。

”容容见到妈妈再也忍不住,扑到在妈妈怀里,号啕大哭。容容哭得昏天暗地,她任由父母左右架着拖着回到家。这时她也没有思想了,她觉得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生命对她来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脑筋也不愿意再动。她变成了木偶一样。

上一篇:第五十一节 相见 下一篇:第五十三节 夜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