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发现

第四十四节发现此后容容就三天两头地跑来看常山,常山也不好把她往周叔那带,两人就常常到那街心花园幽会,但为时未久,常山与容容又面临一次巨大的考验。一天是星期天上午,两人正在坐着聊天,容容说:“我已经到医院开了假病历,过几天休学的事就可以定下来了,你也早点给他们打声招呼,要不他们不放你走就麻烦了。

”常山说:“没关系,他们老夫妻俩人很好,不会为难我,只是我觉得对不起人家,才呆两个月,把人家技术学走了,又不帮人家干了,有点不地道的感觉。”容容说:“管不了很多了,以后你回家天天给我做包子,把我们孩子养的白白胖胖比什么都强。”常山“恩”了一声,然后又忧心忡忡说:“只怕我们太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孩子,说不定以后吃苦的是他,到时候他要恨我们的。”“不会的,想着一个可爱的孩子是我们俩的爱情的结晶,我就兴奋,我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我决不会让他的心灵蒙上半点阴影,我要从小就好好教育他,让他考上北大,清华之类的学校,将来肯定比你强呦!”容容开玩笑地说。

常山听着有些不高兴,说:“别说他比我强,你现在都比我强,我是最没用的人,怪只怪山里人都没有考学的意识,只知道让孩子初中毕业他们就完成了任务,没想到什么上高中考大学的,现在村里还只有你二叔的大儿子在上高中,将来要考大学,那还是你爸的功劳呢,要他们才没那么大的想法呢!”容容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兴奋地说:“那我将来大学毕业回你们那教书,我有个工作,你呢可以做点其他事,比如卖早点,我们生活肯定很好的,我们的孩子也会很好的。

”常山点点头,说:“这到是一个好主意,只怕人家笑话你自己大学生找一个卖早点的。”“我愿意,谁管的着呢!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容容坚定地说。他们继续勾画着未来美好生活,他们甚至想着在面朝沙河的地方做一个房子,还养几只生蛋的母鸡,天天让孩子去捡鸡蛋。他们正谈得津津有味,常山突然感觉背后好象有人站着,他回过头一看,吓得面色骤变。容容也回过头,她脸上也掠过一丝惊惧。来的人是谁呢?是容容爸爸——陈总,只见陈总面如铁板,双目如炬,极度的愤怒已使他到了控制的极限,只要一张口那怒火似乎顿时可以把常山和容容焚烧殆尽。

容容从来还没看过爸爸生这么大气,她有些恐惧了,低低怯怯地喊了一声:“爸!”容容爸走过来,看得出他极力压住自己的怒火,艰难的一字一句的对常山说:“常——山,我——待你——算不薄吧,你——为啥还要害我家容容?”容容说:“爸,不是常山害我,是我喜欢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巴掌打在容容脸上,陈总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滚,你滚!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学,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学生,你竟然不上进还找一个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你!你!你想气死我啊?”容容捂着火烧火燎的脸,这时她反而变得坚定起来,说:“你看不起常山是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你才小学毕业呢,不也闯出一分事业,你都可以,常山凭什么不可以干出些事呢?”“他能跟我比吗?我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而且现在的社会也不像以前那样了,没有知识干什么都不行,我给你念书就是想你将来找一个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帮你管理好我的家产,可你居然不学好,自甘堕落,你不是让别人笑话我吗,让同行笑掉大牙说我一代不如一代吗?”容容爸爸已是气愤至极,气得直哆嗦。

容容见爸爸气得够戗,生怕把他的高血压气发了,她软下来,过来拉着爸爸的胳膊,装出一个小女孩的样子,嗲声嗲气地哄着爸爸说:“爸,我们回去吧,你别生气了,回去我们慢慢才聊吧,许多事也不是一下就能处理的,你说是不是啊?爸。”陈总见女儿软下来了,他想也对,忍忍吧,先把容容带回去,回去后容容你就别想出来,常山嘛,我只有法子整死他!于是他点点头,说:“好,回家!”容容挽着爸爸的胳膊走了,不时地她还回头看看常山,那眼神充满着深深的忧虑。

常山呆站在那里,他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上一篇:第四十三节 孩子 下一篇:第四十五节 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