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新路

第四十节新路常山一觉醒来,天已快黑了,眼睛一睁,看看这不是宿舍,也不是自己家,自己睡在哪里了?他竟有些迷糊,望望四周,想了一会,才想起中午的事。自己既然答应帮人家做事,哪能这么睡呢!想到这,他急忙关掉风扇,下了楼。楼下的房间里,周叔在和面,许姨在剁馅,见常山下来,许姨忙:“常山,你起来了,我们都吃了,你的晚饭我给你留在锅里,我给你拿去。”常山:“我自己拿吧,你告诉我在哪就行了。”“还是我给你拿吧,你现在洗个脸正好。

”许姨和颜悦色地。常山洗了脸,许姨把饭放在饭桌上,两个菜一碗饭,许姨:“吃吧,饭还有,吃了才盛,菜吃完吧,冰箱里没地放了。”常山了声谢谢,就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虽然是两个菜,但味道极好,常山心想怪不得是卖吃的,连这家常菜的味道都这么好,看来要跟他们好好学学,即使以后不开饭店之类的,也可以做些好吃的给家里人吃,农村里艺多不压身,多学点手艺肯定没什么坏处。常山吃过饭,到外面自来水下把碗洗了。然后回到房间,看周叔还在和面,而且已是大汗淋漓,许姨把馅剁好了,有好几盆,然后用保鲜袋蒙上,一盆一盆放在冰箱里。

然后她洗了手,拿来毛巾把老头子擦汗,常山:“周叔,你怎么和这么长时间的面,我也看过别人作早点的,没见过你这样下力气和面的。”周叔停下手,坐在凳子上喘气,不无骄傲地:“这就是区别嘛,你明天看我做的早点好吃,还是人家的好吃,到时候我才告诉你其中的奥妙吧。”周叔有点故弄玄虚。常山:“好啊,我明天尝尝看。”周叔和好面,盖好,常山还想再坐一会,因为这时才刚天黑,也不过才八点吧,周叔:“常山,明天要上班了,你不反悔吧?”常山:“哪里话?你们肯收留我,我就很感激了,要不今晚我还不知在哪街上睡呢。

”许姨:“你要能呆得下去更好,呆不下去,我们也不能硬留你,我跟你周叔商量好了,现在每天给你二十块钱工资,你干一天算一天。”常山:“好。”许姨又:“干早点这一行就是要起早,夏天每天早晨三点起来,冬天四点起来就行了,以后你要慢慢习惯这种时间安排,现在要睡觉了,你赶紧洗个澡睡吧。”常山心:“我才起来又睡呀?今天可睡足了。”但是他没有什么,按照周姨的安排洗了澡到楼上睡觉去了。躺在床上,拉灭灯,躺在蚊帐里,常山毫无困意,他大睁着眼睛,想着自己的事。

他现在有些想容容了,她现在怎样,知道我走了吗?她该不会太伤心吧?但愿她很快把我忘了。他又想起与容容在一起甜蜜,想到那些他的身体就有些饥渴,现在能楼着容容那娇媚的身子睡,那该多美呀!常山脸上溢出了微笑。但是他很快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自己有什么资格喜欢容容,还占有了人家的清白之身,现在一走了之,自己也太不负责了。他又一想,我拿什么负责呀,我拿什么养她呀,我养得起吗?也许现在结束对容容才是最好的爱,以后她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如意郎君吧,我俩实在是不配!常山很长时间睡不着,他能睡着吗,他下午睡了好几个时呢!他又想秀秀,也许秀秀才是他最好的选择,如果可能,过年回去再去找秀秀谈谈,看能否再续前缘,他要给秀秀一个靠山,让秀秀不再孤单,不再痛苦,不再受人家的指责。

这些是他能给的,也是作为一个男人他能承担的。不知何时,常山睡着了,正睡得香呢,听见有人敲门,还有人喊:“常山,起床了。”。

上一篇:第三十九节 转机 下一篇:第四十一节 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