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 游走

第三十八节游走常山默默地收着自己的行李,阿宝在一边,尴尬的站着,有时搓搓手,有时伸手把常山拿一下东西,常山不接,然后自己再去拿。是阿宝抢了他的饭碗,他心里多少有些怨恨,自己好心帮别人,结果别人反而害他。阿宝在一边不住地着对不起,但是,常山就是不做声,他什么也不想,事已至此,那些伤感的话又有什么有呢?阿宝见常山只是一个劲地收东西,不理他,他憋了半天终于:“常山,你别怪我,我实话跟你吧,这肯定是陈总故意这么做的,他不想你和容容好,这点你应该明白的,咱们啥身份,他们啥身份,他怎么可能让你和容容在一起,他把你撵走了,好让容容死心,把你俩断了。

”其实常山心里也有些明白,回来几天了,都没见到容容一面,这中间肯定有问题,有可能容容爸妈已经知道一些事,不让容容出来,也或许容容故意麻痹他父母装做和常山什么关系都没有,要不即使人不来,电话怎么也没一个呢!回到城里,常山更加觉得自己和容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和牛郎织女差不多,天壤之别啊!看来自己还是识趣点,别让人家瞪眼珠子,到时还不是自己自讨没趣,容容啊,悔不该把你干净的身体给了我,我更不该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害了容容,真不该答应陪容容回家,如果没有山村那环境,也许就一切都不会发生。

常山收拾好东西,黄科长带他到会计那结帐,好在回家一个月陈总没失还发了半月的工资,否则,常山真是要喝西北风了,他也不好再吵着要另半个月的钱,能发这四百块钱算不错了,毕竟自己回家玩了,没干活呀。收好钱,常山背着包在黄科长的监督下出了公司大门。虽然陈总工地里要人,但是常山不愿意再呆在这个公司,他想这样也许对容容好些。他现在不打算回家,准备在这座城市找一个其他工作干干,现在回家还不让人笑话!常山漫无目的的走着,路上车水马龙,人家都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人也好,车也好,但是惟独我常山不知往哪个方向走,哪儿能找到一寸属于自己的地方,哪儿找到自己的立锥之地。

他就这样走着,阴历七月的天气,水泥路都要把人的鞋烫化,到处是林立的高楼,到处是吵闹的人声车鸣。在这样繁华而陌生的都市,常山却感觉自己那么孤单,那么渺,像一个蚂蚁一样,随便谁的脚都可以踩死它,随便谁的手都可以捻死它。为了不让自己被踩死,捻死,那就必须找一个去处,安全的又可以维持生命的去处。不知走了多远,他走累了,肚子也饿得叽里咕噜地叫,他看看自己表,已经下午两点了,他还没吃中饭呢。他四处看看,哪儿能找到可以填饱肚子的地方呢?据他的经验,便宜的吃大都在偏僻的巷边,他就有目的的找了起来。

现在他有了暂时的目标,步子也迈得快了许多。在一处远离闹市的偏僻巷中,他终于找到一家破旧肮脏水泥瓦搭建的四面透风的早点店。他把包一放,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谁知那凳子早已年老力衰,一下子哪得禁不住常山那大块头沉重的屁股,“哗”地一声散了架。常山随即“啊呀”大叫一声,一个趔趄,差点屁股坐到地上。常山心也真倒霉,倒霉事都碰一块了。没等常山话,店主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走过来,和蔼地:“没摔着吧?都怪我,那个凳子早该退休了,我天天好忘,不记得买新的,对不起!”常山:“该对不起的是我,我赔你吧。

”店主:“不用你赔,不用你赔,算了,算了!”常山:“那就不好意思了,请问你这有没有什么吃的?我饿坏了。”店主:我这是早点店,现在没什么吃的,要不我给你下碗面吧?“常山:“行啊,只要能填肚子都可以呀!”店主就下面去了。常山找了个稳当的凳子坐了,等着。天热得要命,常山拿起店里的一把扇子,不停地扇着。双腿的酥软让他脑子也酥软起来,此时他什么也不想,就等着那面条让肚子不再抗议就行了。

上一篇:第三十七节 驱赶 下一篇:第三十九节 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