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 驱赶

第三十七节驱赶阿宝回到常山办公室,见到常山高兴地说:“常山,这下好了,我俩可以天天在一起上班了。”常山说:“是吗,是不是容容爸把你也安排在这保卫科?”“是啊,我们能在一起工作,那简直太好了,容容爸真是个好人,对家乡人没得说的。”阿宝吃水不忘挖井人,不忘赞美陈总几句。这时在一边坐着的张和听到阿宝的话,心中猛然一惊,顿时紧张不安起来,他镇定了一下自己,装做若无其事地说:“你们聊着,我出去看看外面。”张和急忙走了出去,但他不是去四周巡视,而是直接跑到黄科长那去了。

他心里有他的想法,他想那个值班室从他来到现在一直是两个人值班,没有必要安排三人呀,三个人不可能都要,肯定要裁掉一个,常山和阿宝是陈总家乡人,不会裁,那不就要裁我啊,我还是赶紧找找人吧。张和敲了敲黄科长的门,门一下就开了,黄科长一见张和就说:“我正要到你们那去呢。”张和心中更加不安,嗫嚅着,问:“黄科长,你该不会裁我吧,我在这这么多年,也没犯什么错误,你不会赶我走吧?”黄科长笑着说:“你怎么知道要裁人,又怎么知道裁的人就是你呢?”“陈同宝说是陈总答应他到我们值班室上班,他俩是陈总的老乡,关系好,那不裁我裁谁?”张和声音有些哽咽了,一副委屈得要哭的样子。

见张和那熊样,黄科长故意逗他,板着脸说:“既然你知道要裁你还不赶紧走?”张和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他抽着鼻子无限委屈地说:“这什么世道,有关系的人能一步登天,没关系,你就是再有本事也在地狱,永世翻不了身。”黄科长见张和眼泪都出来了,他更笑了,说:“张和,今天你就说错了,你没关系也照样可以在天上。”张和好象听出什么弦外之音,而且似乎是好的征兆,他像黑暗中看到了阳光,迷途的大海中看到了灯塔,洪水的旋涡中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他抹抹眼泪,眼睛闪着惊喜的亮光,说:“黄科长,你说裁的不是我?““不是你。

”“那是谁?”“是常山。”张和一听是常山,他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嘲笑,不由自主地说:“我早看常山这小子不地道,癞蛤蟆想吃鹅肉,天天跟陈总女儿套近乎,你说他们那样的家庭怎么看得上常山,何况人家女儿还是大学生,常山算个什么东西!给人家擦皮鞋都不够格。”黄科长一听张和的话,就想多问点什么东西出来,到时说不定在陈总面前也能说上几句,他问:“常山和容容真有些什么?”“肯定有什么,我估计上床都有可能,容容喜欢常山,这次又带常山回乡下呆这么长时间,他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长了难免不出事的。

”张和长嘴婆似的说个不停。黄科长“哦”了一声,张和继续说:“常山真是个花花公子,据他自己说他在农村里有一个相好的,后来把把人家甩了,大概是见容容更好吧,他也不想想,即使容容同意,她家能同意吗,陈总就这一个宝贝女儿将来还不得嫁一个高级干部,门当户对嘛!”黄科长微笑着,听着,心里默默的记下。等张和说完了,就说:“好吧,现在我要到你们办公室去一趟,现在就叫常山滚蛋!”黄科长和张和一前一后走进了值班室,见常山在办公桌后面坐着,还在和阿宝兴高采烈的聊着,黄科长一看,心说:“常山啊,现在还在笑啊,一会我叫你哭都找不到地!”常山见黄科长进来,他一点也不吃惊,以为他是来安排阿宝工作的,忙起来让座。

黄科长毫不客气地坐在常山刚才坐的椅子上,看着常山,慢条斯理地说:“常山啊,你可别怪我,我也是端人家碗服人家管,你先做个思想准备,这个办公室只能有两人,你们中必须有一人离开。”黄科长虽然没直说,但是就和直说差不多了,常山一下就明白了,肯定是自己要离开这儿了,要不黄科长也不会这么说。常山心中有些不安,说:“黄科长,你是不是说我要离开这个工作岗位了?”“是啊,我也没办法,这是上头的意思。”“那我干什么呢,有没有新的工作给我?”“陈总说了有个工地里需要一名打桩工,你要去就去,不去另找出路吧。

”常山一听懵了,阿宝心中也不是滋味,是他抢了常山的饭碗了,他对不起常山。只有张和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洋洋的笑意。

 

上一篇:第三十六节 私问 下一篇:第三十八节 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