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 难眠

第三十五节难眠阿宝和常山见车子走了,他们便朝常山住处走去。阿宝说:“容容爹架子可真大,我还真有些怕他,常山,你怕吗?”常山说:“我也怕。”阿宝说:“我看你和容容的事悬!”常山说:“我知道,听天由命吧。”他们到了宿舍,张和见到常山,脸上堆满了微笑迎了上来,说:“常山,你回来了,这次回家收获不小吧?”“什么收获,收获什么?你说的我一点都不懂。”常山漫不经心地说。“我说的收获是你和容容--------,好好,你跟我装糊涂啊,我不说了,你小子不诚实,跟我不说实话,看有你好果子吃!”张和装出咬牙切齿的样子说。

常山心想张和这人得罪不起,一则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二则容容以后肯定会来这里的,迟早他都要知道,迟知道早知道都是知道,为了瞒住其他人,身边人还是得拉拢好,更何况张和可不是什么善茬。于是他就敷衍张和说:“回头我一定告诉你,行吗?我今天累死了。”常山用了缓兵之计,他想看看以后瞒不住才说,况且,回到城里,容容变不变还难说呢。张和说:“今天就饶了你小子,明天还不老实交代,看我怎么收拾你。”常山说:“你放心,我有什么瞒得住你呀!”张和也就不再追问,常山与阿宝到外面自来水龙头随便洗了一个凉水澡。

宿舍里每人一张床,没有多余的,他俩只好挤在一张床上睡觉。这是一年中最热的天气,宿舍里没有风扇,热得像个火炉,城里的蚊子又大又多,它们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咬。常山和阿宝挤在一张挂着蚊帐的小床上,热得要命,又不敢出来,因为蚊子好像正在外面游行示威,他们一出去就会被逮个现行,那还不把他们的血喝光了。热得实在睡不着,常山感觉自己和阿宝的汗似乎能把他们漂走。阿包说:“这城里就这样啊?唉,悔不该拼命跑来受罪。还是我们山里好,在外面睡觉,看着天上的星星,那凉悠悠的风吹着,空气好得不得了,蚊子又少,哪像这里,这哪里是人呆的地方,简直------”他想说呆在这里简直还不如山里的猪呀,狗呀舒服,但是他没说,他怕其他人听见以为他是在骂他们呢!常山也无限怀念山村的日子,一个人住一间小屋,虽只是土屋,但干净,凉快,躺在凉冰冰的竹席上,很快就进ru了梦乡。

而在这里,在这远离故乡的城里,在这蚊子如山,热如坟墓集体宿舍里,何时才能到天亮啊,何时才是个头啊!他又想起秀秀,不知她现在睡了没有,今天早晨她在院子门口站着是送我吗?她舍不得我走吗?他又想起村里许多妇女对秀秀的非议.心中就憋闷,不忍.村里人的口舌啊,能不能对这个可怜的女孩口下留情呢!她一个人孤独地承受着那一切,没有一个人能为她分担,甚至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真不知道她何时才能走出这段艰难的日子,重新开始崭新的生活。

常山又想起容容,想起容容对他的柔情,想起和容容在一起的甜蜜,自己虽然喜欢秀秀,但是并没有占有秀秀,而容容却把自己的干净的身子给了我,我无论如何都不能首先负了容容,除非容容不要我。不知何时,常山终于迷糊了一觉,天刚有些亮,他就爬起来,可以说从水中爬起来的,他跑到自来水边,又冲了一个澡。然后,坐在宿舍门前的台阶上,点上了一只香烟,吸了一口,喷出徐徐的烟雾。

上一篇:第三十四节 回城 下一篇:第三十六节 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