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 血案

第二十九节血案夜如期而至,正如千万个,亿万个夜一样,它来得还是那么静悄悄的,但是其实每一个夜晚都是不同的,今晚尤其如此。群山静默兀立,怀抱中的山村也静默兀立,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此刻把自己全部融入自然宇宙中,完全没有了自己,村里一家灯光也没有。狗偶尔不甘寂寞的汪几声,几只发情的猫发出难听的凄厉的叫声,其余就都是静寂。突然,一声惨叫声划破夜空,接着是一阵嘈杂声,哭声,咒骂声,还有噼里啪啦的棍棒声。一个身影在几个人的追赶中仓皇从秀秀家跑出,然后跑出了村,向山上跑去。

原来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白天在家发傻的铁二。那晚被他爹打了一巴掌后,铁二被他娘哄进屋,他躺在床上,想秀秀想得发疯,他多想此刻楼着秀秀睡,哪怕不做什么,只看着秀秀那甜美的脸,柔柔的身子,他都笑得出来,如果能那样,他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给个皇帝也不做,他只要秀秀。但是,这一切似乎永不可能,两家恩怨那么深了,他怎么可能再得到秀秀呢?但是既然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既然我和秀秀活着不可能作夫妻,那么就死了做夫妻吧,我们一起死了,我就可以得到她了,谁也拆不散了。

那多好!拿定主意,铁二拿出那个上山防野兽带的长匕首,别在腰间,他想他先一刀捅死秀秀,然后把秀秀抱在怀里,一刀捅死自己,这样就完美了,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笑了,笑容在灯光下显得那样狰狞。他拉灭灯,打开房门,走出院子。天上没有月亮,只有无数的星星在惶恐的眨着眼,隔壁阿宝家的狗听到人的脚步声,“汪汪”叫了起来,铁二也跟着狠很的哼了几声,不知是狗听到是熟人才停了叫声,还是铁二的哼哼更可怕,它被吓着了,总之,狗不再叫了。

铁二很快就摸到了秀秀家院外,山里的院子都是木栅栏,防野兽不防人,铁二三下两除二就进了院子来到秀秀房门前,他轻声地喊:“秀秀,秀秀,开门。”里面没人做声,铁二就拿出匕首去撬门,秀秀这时在里面大叫:“铁二,你个畜生,你滚,滚。”铁二不出声,手下更加使劲,狠狠地撬着门,门哗啦哗啦地响,眼看就要被撬开了。秀秀在里面急得大叫:“爹,娘,快来救我呀!爹,娘——”秀秀爹和娘被吵醒了,他们听见秀秀的呼救声,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秀秀娘对她爹大叫:“坏了,一定是铁二那个畜生来了,快拿东西,打死那个家伙。

”秀秀爹操起顶门的长棍,哗地打开门,冲了出去。见一个身影在女儿门前,还在拼命的撬门,他气不打一处来,提着棍子,高高举起,大叫一声:“好你个铁二,你到我家来作怪,今天看老子我不打死你!”铁二虽然这时脑子不是特别清醒,但他也意识到了危险,他急速把身子一偏,棍子打在秀秀门上。门被打倒了。铁二一见不顾一切的闯进屋里,由于屋里一片漆黑,他一时还看不见秀秀的踪影,秀秀趁这个时机一下跑到外面去了。铁二意识到秀秀跑出去了,转身也跑到外面,他像一个没头的苍蝇乱撞,此刻他的脑中只有声音在叫:“杀死秀秀,杀死秀秀!”他已丧失了理智。

他看见一个人就把刀子捅了过去,只听一声“呀”的一声惨叫,身影随之倒地,但是铁二却分明地听到那是秀秀娘的叫声。他楞了,神志立即变得出奇的清醒,“坏了,我杀人了。杀人要枪毙的,我还是赶紧跑吧。”他猛地扔掉匕首,掉转身就跑。秀秀爹听到老婆的叫声,他立即意识到出大事了,他跑过来,一把抱住倒在地上的老婆,急促而惊恐地叫着:“她娘,她娘,你没事吧。你没事吧,你别吓我。”秀秀也跑过来,哭叫着:“娘,娘——”他们一家的哭叫声早已惊动了邻居,他们纷纷跑来,明白了是咋回事后,他们男的找了棍棒去追铁二,女的七手八脚的把秀秀娘抬到屋里。

在灯光下,大家秀秀娘的心口大股大股流在鲜血,人已经昏迷了,这样下去必死无疑,他们赶快打了120电话。医院的车是一个小时以后到的,此刻秀秀她娘几乎没有气息。医生护士们进行紧急抢救,秀秀在一边哭地像个泪人似的。她的脑中几乎成了空白,只有乞求老天爷:“老天爷,你别让我娘死,我求求你,求求你。

上一篇:第二十八节 发傻 下一篇:第三十节 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