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 缱绻

第二十七节缱绻当火山终于爆发完了,只有平静的熔岩在静静流淌时,容容躺在常山怀里温柔地轻吻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吻他他粗壮的脖子,他隆起的喉结,他宽阔结实胸膛,胸膛上那双突起的乳tōu。容容的心中荡漾着一个成熟女人的柔情,她在想我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我心爱的男人,我爱他,天塌下来我也无怨无悔,一个女人能把自己最宝贵的初贞献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那就是一种幸福,我真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常山一手搂着容容,轻轻抚摸着容容光滑的肩膀,常山想容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她把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了我,我一定要好好待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我有责任让她幸福快乐,一定!一种男人的责任感充满了常山的胸中。

他们还在床上缠绵缱绻,这时就听常山娘在外喊:“常山,吃饭了。”常山一听像触了电,一下跳起来,手忙脚乱地穿上自己衣服,一边低声叫容容:“快起来吧,要不我娘要疑心了。”容容爬起来,一把抱住常山的腰,撒起娇来:“不起来,我还要!”常山指着容容的鼻子,温柔地说:“小傻瓜,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我会天天伺候你的,现在,听话,起来吧!”容容故意撅着嘴,装着不乐意的样子穿着衣服。常山对外面的娘喊着:“娘,我就来了。”常山娘已经烧好了饭菜,并端来摆在堂屋当心的桌子上,她对容容说:“容容,你就在我家吃吧,今天我烧了你喜欢吃的干蘑菇。

”常山也说:“就在这吃吧,你二叔那我去说一声,省得你大热天跑。”容容看看那香喷喷的诱人的干蘑菇,说:“你赶我我都不走了,我打个电话给二叔吧。”说着拿出手机就要打,常山说:“算了,手机费那么贵,还是我跑一趟吧。”容容说:“没关系,我爸交费,他才不在乎多呀少呀的,你别跑了,大热天的。”常山只好点点头说:“随你吧。”吃饭时,常山娘往容容碗里夹菜,容容把肉都夹到常山碗里,还说:“肉你吃吧,好更有力气-------”说到有力气她突然想到常山刚才那疯狂的动作,她的脸不由得一红,常山见容容的脸那红云,也想起刚才的情景,他低下头,抿住笑,不做声。

常山娘看他俩那神态,心中也明白一些,她在心中嘀咕:现在的年轻人哪!吃了饭,常山让容容休息一下,他坐在容容傍边,他想起上午阿宝跟他说的话,就跟容容说了那件事,容容说:“我爸的事我也不敢随便做主,下午我睡好觉打电话给他吧,现在我困死了。“说着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常山不再说话,常山在地上铺了一张席子躺下,两人很快都进ru梦乡。门没有关,常山娘进来看见他们一个床上,一个地下的样子,摇摇头心想他们居然睡在一个屋里,看来他们关系不一般了,容容他爹能答应他俩的事吗?常山还在睡梦中,就感觉有人在轻轻的吻着他的嘴,把他吻醒了,他睁开眼,见容容正对他含情脉脉的笑,常山说:“你干什么?”容容微笑着说:“不干什么,就看你呀!”“我有什么好看的?”常山假装生气的板起脸,笑意却忍禁不住,一下灿烂了满脸。

容容说:“我就要看,你是我的男人,男人!我有权利有资格看。”“男人,你的男人,你羞不羞啊你?”常山轻轻拍了拍容容的脸。容容说:“我敢作敢当,我才不怕羞呢,我现在敢对全世界宣布我是常山的女人,你敢吗?”常山的脸一下没有了笑容,他说:“我不敢,我现在有什么资格说,我什么也没有。”常山看着墙壁,脸色凝重,目光呆滞,不再做声,容容一看常山那样,她明白常山的自尊受到打击,她坐在常山身边,拉着常山的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你敢闯,就应该有一番作为的,你行的,一定行的。

”常山说:“我们抓紧时间回去吧,在这天天玩,我的心里没底呀,不塌实。”容容说:“那好吧,过几天就回去。”。

上一篇:第二十五节 朋友 下一篇:第二十八节 发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