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朋友

第二十五节朋友常山和容容一起往回走,走到秀秀家门口时,常山忍不住向那张望,四周静悄悄,只有几只狗在叫,山里人睡觉早,没有几家还有灯光,秀秀也许已经睡了吧,白天秀秀娘和铁二娘那么一闹,秀秀心里肯定不舒服吧,自己真该去看看她,就算老同学也应该去看看,常山想明天一定要去看秀秀。第二天,吃了早饭后,常山决定去找秀秀,随便聊聊也好。常山就往秀秀家走去,进了秀秀家门,秀秀爹在门口编箩筐,见到常山,有些惊异,:“常山,你来了。

”常山:“叔,秀秀在家吗?我来看看她。”“在屋里呢,这孩子天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我真怕把她憋出什么病来?你来了,好好帮我劝劝她,也许你的话还起作用,唉——”秀秀爹完,长长的叹了口气。常山:“好,我试试看吧。”常山走到秀秀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秀秀在里面:“谁呀?”打开门,一见常山站在门口,她吃了一惊,然后她迅速恢复了常态,:“是常山啊,你进来吧。”常山走进门,秀秀客气地:“你坐吧。”着拉过一个凳子给常山。常山:“行,不用客气。

”常山看见秀秀明显的瘦了,面色有些憔悴,他心里掠过一丝伤痛,张张嘴,想什么,但他一时不知道什么才好。还是秀秀打破了这尴尬,她问常山:“你还在家呆多长时间,什么时候走啊?”常山机械地回答:“不好,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那谁决定?”“是容容,她爸交代的她什么时候走,我就得什么时候走。”“哦”他们又不再话,常山在极力地想对秀秀什么比较合适呢?问她与铁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了又怎样呢,自己不可能再与秀秀续前缘,自己已答应了容容,他不能出尔反尔,脚踩两只船。

不问又怎样安慰她呢?常山正在琢磨什么,秀秀问:“常山,听你与容容好上了,是吗?”常山:“是啊。”秀秀:“容容是个好女孩,有钱,又是大学生,人又长得漂亮,我希望你好好把握,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什么好机会?”“一步登天的好机会呀!许多人打灯笼都找不到呢!”秀秀的语气渐渐含有了一丝嘲讽,常山听得出。他心里有了一些不舒服,话也话中带话:“我可是人家不要的垃圾,被另一个人捡起,当个宝贝似的,人不能没有良心的,我要报答她。

”“报答?报答可以连自己都卖了吗?到时不定会被甩得更远。”秀秀的话已有些尖刻。自从受了铁二侮辱后,她有些变得愤世嫉俗,绪也变得有些易激动。常山受不了秀秀的挖苦,他:“我是来看看你的,你还好,我走了。”“你是来看我笑话吧,你找了一个了不起的女朋友,而我成为一个让人嘲笑可怜没人要的女人,你来冲我炫耀的吧,你是来对我伤口上撒盐吧?”秀秀尖刻的着,维护着自己那点可怜的尊严,泪水却不争气地流下来,流了满脸。看到秀秀满脸的泪痕,常山心中深深地痛了,他语气先缓和下来,:“你骂我如果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你就骂吧,我来就是想让你快乐起来,振作起来,只要能达到目的,我个人无所谓。

”听到常山这么一,秀秀反而不骂了,她擦干眼泪:“我凭什么骂你,我有什么资格骂你,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不是吗?”常山:“不是,我们之间曾有过感,要不我也不会来看你,你也不会这样挖苦我,骂我,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没有好好珍惜,其实都怪我没有好好珍惜,你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过得好,我不希望你痛苦。”秀秀很长时间不出声了,她似乎在想些什么,许久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抹抹眼泪,仰起脸,:“常山,听你这么,我心里舒服多了,希望我们还能做朋友。

”“我们还做朋友,就像时侯一样。”常山。

上一篇:第二十四节 电鱼 下一篇:第二十七节 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