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 电鱼

第二十四节电鱼那天拉架的人中也有常山他娘,她回家就跟常山了此事,还:“我看,铁二是剃头挑子子一头热,这次铁二娘和秀秀娘这一闹,铁二与秀秀更没戏了。”常山不做声,他娘接着:“我山子,你真的要和容容好呀?句不中听的话,你和容容不是一路人,你俩将来肯定会有很多麻烦,要走很多弯路的。”常山:“过过才吧,我现在怎好拒绝人家,再,容容确实是个好女孩,我不能惹她伤心,我既然答应和她好,就要一心一意的,你以后别再提秀秀的事了,让容容听见不好。

”常山娘一听叹了口气:“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吧,我们老了,赶不上时代了。”完,回自己屋去了。容容跑进来,在院中就叫:“常山,常山。”常山急忙跑出来,“干啥呀,大呼叫的,吓我一跳。”容容跑到常山身边,拉起常山的胳膊,“常山,我们去电鱼去,我和二叔好了,他借那套工具给我们。”常山:“这大热天的,出去晒死了。”容容:“那等太阳下山才去吧,晚上到沙河里电鱼不更有一番趣。”容容美美的想:黑压压的群山,天上只有几颗星星,常山头带矿灯帽,手握长竿,身背电瓶,轻巧的走在水中,自己心翼翼的拉着常山的衣襟跟着。

电到一条鱼了,常山对她大声叫到:“快来捉啊!”然后她就伸手到网中,一条活蹦乱跳的河鲫鱼就在她手中了。哇!美死了!想到这些,容容不禁哑然失笑。常山看容容一个人笑,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容容,问:“你傻笑啥?”容容:“我想到晚上电鱼,我就高兴地想笑,那一定很好玩的。”常山:“要那么好玩,不都去玩了,那鱼不早就没有了,你就知道玩。”“我是就知道玩啊,我回来就是玩的,又不是挣钱的,电到鱼也好,电不到鱼也好,反正也无所谓的,我只想经历一下。

”容容有些不高兴了。常山忙笑着:“行行,我晚上陪你去电好多鱼给你捉,到时回来你背着,看不压死你。”“压死也愿,只要你舍得!”容容指着常山的鼻子。“我当然不舍得了,你个东西!”常山也指着容容的鼻子。容容乘机楼住常山的脖子,仰着头,踮起脚跟,亲了一下常山的嘴,常山一下抱住容容的腰,低头回敬容容一个长长的吻。俩人开始缠绵起来。直到容容低声叫:“不行了,热死了。”他们才停下,常山赶紧把落地扇开到最大,对着容容吹,看着细心体贴的常山,容容眼中涌着浓浓的柔,拉过常山:“我们一起扇吧,啊?”常山:“好。

”太阳终于要落山了,容容:“可以走了吧?”常山看天还很亮,怕别人看见不好,就:“我们吃了才去吧,晚上还指不定啥时回来,别到时候饿得走不动路。”容容:“那好吧,你烧快点,随便吃点什么。”常山就去炒菜炒饭,容容坐在屋里看电视。过了好一大会,常山喊容容吃饭了,容容才出去吃饭。吃了饭,常山娘:“你们去吧,早去早回,别走那么远,电不到鱼就算了,也不指望吃那鱼。”常山答应了一声,和容容背起工具走了。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夜幕正像黑纱铺天盖地的一层一层的撒下,每撒下一层天就暗一分,撒下一层就暗一分,黑夜正已不可逆转的速度逼近,到沙河时,大地已完全被黑夜掌控,山头变成一堆堆黑色的弧线与天相隔。

沙河里静悄悄的,看不见任何带亮光的东西,除了几只闪着鬼眼的萤火虫飞过,只听见水在哗哗哗的流淌,看不见白天清澈的诱人的样子,只是一团恐怖的黑。容容有些害怕,她感觉好象周围有一万双黑漆漆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觊觎着他们,她不禁紧紧拉住常山的衣服。常山这才打开矿灯帽上的灯,只见一束线样的光柱到处扫射,那光柱在这巨大的黑暗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似乎更加反衬出黑暗的恐怖和阴森。容容声:“有没有野兽啊?”常山:“有,有野猪,狐狸之类的,没有老虎,豹子。

”“野猪?吃人吗?”容容更加惊恐,抓常山的手更紧了。常山:“你抓疼我了,别怕,这里离村子近,有野猪,也不会来的。”“那狐狸呢?会不会来?”“也不会,狐狸很少这时出来的,大多半夜才出来。”容容这才定定神,:“那你开始吧,一会就回去吧,我怕!”常山:“我吧,电鱼可没你想象的那样好玩。”常山让容容站在岸边,自己开始工作,他打开电源,一手握着带电的竹竿,一手握着带网兜的竹竿,电到一条,鱼就昏死过去,翻起了白肚子,网兜就把它兜起来,将竹竿伸向河岸边的容容,容容伸手去捉,然后放在自己背后的塑料桶里。

看见鱼捉在手里像死的一样,容容声:“这都电死了,怎么吃啊?”常山:“等一会,它们还会反应过来,还会活的。”容容:“这鱼这么,吃了可惜了。”常山:“这鱼就这么大,长不大的。”蚊子这时似乎才闻到人的气息,它们像开大会,看电影似的向这边涌来,容容很快就受不住了,她央求常山:“我们回去吧,这似乎不好玩,我都快被蚊子抬走了。”常山:“看你不行吧,你老以为山里好,城里不好,现在也感觉到山里人难了吧。”容容似乎也有些沮丧,:“看来,我要重新认识了。

”他们就收拾工具,往回走去。

上一篇:第二十三节 打架 下一篇:第二十五节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