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插曲

第二十一节插曲他们一路欢声笑语的,到了村口,常山突然轻轻拉开容容挎着他胳膊的手,他的眼神在看着什么发呆,容容也好奇的顺着常山的眼光望过去,她看见一个山村打扮的女孩正也望着他们,虽然有一段距离,但容容看得出那女孩是个山间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就是在城里也是超凡脱俗的漂亮,难怪常山这么发呆地望呢,容容轻声问常山:“看呆了吧,她是谁呀?”常山这时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容容,他已答应好好爱她的女孩,他与秀秀已是彻底无望,她是铁二的。

常山急忙掩饰自己的失态,说:“她叫秀秀,是铁二的女朋友。”“你们之间没发生过什么吧?看把你紧张的,连她是谁的女朋友都出来,你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吧!”容容故意敲他,看能不能诈出点什么。常山装做生气地说:“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你别乱说。”“好好好,我不说,我当然希望你们之间没什么,我还希望你们之间有什么呀?”容容说,“好了,我们快回去吃饭吧,要不大娘该等着急了。”说着又挽起长衫的胳膊望前走。常山说:“容容,别拉着了,叫人家看见不好。

”容容说:“怕什么,我就叫人家看见又能怎样?我都不怕羞,你怕什么?”常山无法只好任由容容挽着,走回了家。秀秀看到这一切,看到曾经深爱自己的男人已另有新欢,看到他们相偎相挽的亲亲热热的情景,虽然她早就不作与常山重归于好的奢望,但当看到自己深爱的男人已被另一个女人拉入怀抱,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样子,她的心还是痛如刀割。她一个劲跑回房间,一下爬倒在床上放声大哭,她想把自己心中压抑许久的痛苦一下哭出,现在她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她没有怨恨,没有绝望,更没有希望,她什么也不想,她只想哭,哭!娘跑进来,看女儿那样痛哭,她也伤心地陪着掉泪,她知道常山回来了,但是他带了女人回来,自己女儿除了痛哭之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本来打算豁出老脸去找常山的,但是现在似乎没有作用了,到什么更丢脸,那样对秀秀打击更大,算了吧,给秀秀留点做人的尊严吧。就是再想他再喜欢他,又能怎样呢,谁叫秀秀已不是黄花之身呢!秀秀哭了很久,她终于下定决心不再想常山,从此他们没有任何瓜葛,过去的一切就永远的过去吧,就当它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吧!她坐起来,抹抹眼泪,开始继续做鞋,她使劲地纳着鞋底,密密麻麻地纳着,有条有理地纳着,她想把自己的全部心思倾注在那鞋底之上,这种艺术性的劳作使她暂时忘掉了痛苦。

常山回到家,娘已炖好了鸡汤,见容容挽着儿子的手回来,她心中一惊,说实话她不希望儿子与容容有什么发展,他们在一起不合适,他们怎么能是一路人呢?她只希望儿子找一个本分的农村女孩,过安安稳稳的生活,她不希望儿子大富大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人过什么样的生活,这有定数,这是命运。谁又左右得了呢!常山娘还是热情地招呼容容吃饭,吃饭时容容说:“大娘,我和常山好上了,我回去就跟我爸说这事。”常山娘说:“别急着说,缓缓才说,年轻人不要一时意气用事,到时候后悔可都来不及了。

”常山也说:“容容,听娘的话,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公开的好,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就行了,你现在才大二,毕业还有两年,不用着急的。”容容点点头说:“好,那我听你的,不过你可别有什么其他想法啊?”常山说:“那哪能呢?不会的,你就放一百二条心吧。

上一篇:第十九节 游玩 下一篇:第二十二节 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