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离间

第十八节离间常山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他想秀秀可能已经睡了,还是明天才去吧。于是就洗洗脚睡下了。但是秀秀却睡不着,她听娘说常山回来了,跟陈容容一块回来的,她先是一阵高兴,后来又很不是滋味,常山为何跟陈容容回来呢,莫不是他已喜欢上陈容容,要不是陈容容喜欢常山,反正一点关系没有不太可能。想到这些,秀秀的心像被挖去一样;但秀秀回头又一想,自己都这个样子了,有什么资格再想常山呢,常山和谁在一起都是他的事,自己反正不可能再得到常山了,他能幸福不更好吗!秀秀在心里作好最坏的准备,她真的不再奢望什么爱情,她的一生都被毁了,被铁二那个畜生毁了,自己生来就是受苦的命,听天由命吧。

铁二听说常山回来了,心中有些发虚,他生怕常山再次与秀秀和好,自己再也没有希望,但又听他娘说常山现在攀上高枝了,攀上那个有钱有势而且还是个大学生的陈容容了,常山不会丢了西瓜去捡芝麻的。铁二听了多少有些放心,但是不可掉以轻心,明天去探探情况再说。容容回到二叔家,也很快躺在床上,不知是换了床睡不着,还是想事情睡不着,反正容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难以入睡。她想自己是不是错了,是不是不该爱常山,更不该向常山表白,自己与常山似乎不该产生爱情的,但是自己确实喜欢常山,从那次在保安室门口见面开始,或许在小时侯就有常山的形象在心中,常山身上有着山一样的淳朴可爱,山一样的有棱有角,山一样的坚实有力,山一样爽朗明澈,这些无不是让容容难以释怀的原因,在常山面前许多男人都失去了味道,容容实在无法阻挡自己心中那浓浓的柔情喷涌而出,就像岩浆喷薄,即使焚烧一切,自己也再所不惜,哪怕去死,只要能得到常山的爱,得到那宽阔肩膀的拥抱,死又有什么呢!容容下定决心去追常山,管它什么身份地位,管它什么自尊名声呢!第二天,天刚亮,铁二就来找常山。

常山正在刷牙,一见铁二,没好气的冷冷地说:“你来干啥?”铁二笑着说:“常山,你这什么态度,你几个月才回来一趟,我作为老同学来看看你不是应该的吗?”“别嬉皮笑脸的,你才没那份好心呢!”常山说。“常山,你对我的成见太深了,我可对你一直都不错,我知道你为秀秀的事恨我,我难道不恨你吗,秀秀都为我怀了孩子,你还瞎搅和,要不孩子也不会流产,不过流产也没关系,我们还可以有的。秀秀,我要定了,我要娶她,常山,我求求你,看在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的分上,你就别去找她了,我真不希望我们之间再闹什么不愉快,这样对你,对我,尤其是对秀秀都没有好处,你说呢?”铁二说。

“你来就这事,你太多心了吧,我和秀秀早就结束了,我俩本来就没什么事,我不会再去找她的。秀秀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好好对秀秀,别让她再受到伤害。”常山艰难地一字一句地说。铁二说:“你放心,我老婆我还不知道疼,那我走了。”走了两步,铁二又站住了,回头对常山说:“哥们,容容可是个宝贝,你要抓住机会呦!”常山说:“不劳你费心。”铁二乐滋滋地走了,留下常山一个人发了一会呆,本来打算去找秀秀,现在看来不必了,秀秀为铁二都怀上孩子了,我还跟着瞎掺和啥呢,回头我落个第三者的骂名,真是自找的!。

上一篇:第十七节 示爱 下一篇:第十九节 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