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流产

第十四节流产正像常山思念秀秀一样,秀秀无时无刻不再思念着常山,她对常山的爱非但没有因常山的不辞而别而减少,相反秀秀认为常山只是爱,所以他才会那么计较自己的贞操,为了这份爱她愿意付出一切,每当她看见铁二家的任何一个人,她都会恨得牙痒,尽管铁二在为他们的婚事成天乐癫癫地东跑西跑地准备着,但秀秀从未因此而动过一丝一毫的心,有时看见铁二忙得要死,她还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这似乎成了秀秀唯一的乐趣。秀秀与铁二的婚事基本上定下来了,因为秀秀已大了肚子,铁二娘就想以此来要求秀秀爹娘早早地答应定结婚的日子,秀秀急啥,不急。

谁来劝也没用,秀秀就是不点头。因为秀秀心中有一套自己的计划。一天,秀秀对铁二:“山上的野桃子熟了,你摘几个我吃,我想吃酸的。”铁二一听,高兴的:“好啊,要吃酸的,一定是儿子,别吃几个桃子,你要月亮吃,我也搬梯子给你摘去。”秀秀:“你快去吧,我谗死了。”铁二:“行,你在家等我,我一会就回来。”秀秀突然:“我也去吧,我在家也怪憋闷的,出去走走,也许对孩子都有好处。”铁二犹豫了一下,:“你还是别去了,山路不好走,别摔交了。

”秀秀:“我就要去,你不让我去,你摘回来我也不吃,我给你扔得远远的。”铁二拗不过秀秀,只好答应了。他们一起往山上走,铁二处处心生怕秀秀有什么闪失,铁二这时真的把自己看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也应该能保护好秀秀母子。但秀秀全不当自己是怀孕的,她还像以前一样跑上跑下,常常让铁二吓得浑身出冷汗。他们终于爬到半山坡,那里有几棵桃树上结满了野桃子,各个都透了,秀秀见到就大叫:“铁二,快上去摘吧,快点!”铁二:“好,好,好,你别动,战稳了,山坡有些陡。

”秀秀:“我知道,你快点吧!”铁二就蹭蹭爬上树,摘到了,冲秀秀喊:“接着,别掉地下摔坏了。”秀秀就伸手去接,她的脚一下踩到一块石头上,一滑,身子往后一仰,她下意识地呀的叫一声,然后一个骨碌摔下山坡,好在山上树木较多,她只摔下几米就被树挡住了。铁二看到这一切他吓坏了,几下从树上跳下来,叫着:“秀秀,秀秀,秀秀。”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秀秀身边,他顾不上横生的带刺的藤条刮破了他的脸,他的手。他一下抱起秀秀,大叫着秀秀的名字,秀秀的头被石头碰破了,鲜血从额头流出,她努力强忍着:“没事,只是一点伤。

”铁二抱起秀秀带着哭腔:“秀秀,是我不好,我们赶紧到医院去包扎一下吧。”着不容秀秀话,铁二一下抱起秀秀,秀秀却突然捂着肚子叫:“我的肚子好疼,疼啊!”铁二这时看见秀秀下身的裤子全部都是血,他吓呆了,问秀秀:“你咋了,怎么下边都是血?”秀秀也低头望,她一下全明白了,她的目标实现了。但是巨大的疼痛使她暂时忘记了高兴,她哭叫起来。四十分钟后,铁二将秀秀送进医院,他在门外等着。他沮丧极了,像个孩子一样双手抱着自己的头痛哭,不仅为未成形的孩子,他更心疼秀秀,他宁愿那受苦的是自己,也不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终于秀秀被推了出来,她脸上苍白,毫无血色,铁二冲上去带着哭腔叫着“秀秀,秀秀。”但是秀秀毫无表的看都不看他,一句话也不,然后闭上了眼睛,她太疲惫了。

上一篇:第十三节 气消 下一篇:第十五节 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