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勾心

第十节勾心常山身在城里,但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秀秀,他想自己这一走,秀秀肯定伤心死了,她肯定已是万念俱灰,她可千万别做什么傻事,自己真的不该不了解清楚情况就一走了之,说不定秀秀有什么隐情,或许她曾遭受过莫大的打击与屈辱,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因为铁二的激将法而撒手离去,留下秀秀一个人去面对,说不定秀秀就嫁给了铁二,那不正中了铁二的圈套吗!唉,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自己还受那破传统的影响,就当秀秀结过婚或是个小寡妇,自己都回毫不犹豫的娶秀秀,何况还没有那样呢,他那么爱秀秀,为什么就不能包容她呢?常山越想越后悔,他真想一下就回到秀秀身边,抱住她,告诉她,不管怎样他都要她,只要她一个。

但是,常山回头又一想,自己与秀秀在热恋中,秀秀都没有把她自己的身体给我,怎么给铁二了呢,莫不是她真正喜欢的人是铁二,我不过是她玩弄的对象,要不怎样解释呢,一个大活人,一身力气的山里女孩,不可能被人强jiān吧?除非是自愿的,那秀秀到底爱的是那一个人呢?看来,最起码爱铁二比我多一些,要不,她怎么与铁二发生关系,而不是我呢?常山天天琢磨这事,他时常经受着自尊与自卑的折磨,这是他无法释怀,也就无法下定决心回家。

转眼已到了六月,常山离家已是一个月了,他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他认为还是城里生活好,人多,热闹,要买什么,要吃什么,都很方便,这比那闭塞的山村好多了,容容也没事时来找常山聊聊,逛逛街,容容爸也认为常山比较老实,给容容当保膘还挺让人放心,就给保安部打了招呼,只要容容叫的,就给常山允假,什么都可以。这使得常山的同事张和即羡慕又嫉妒,看人家常山经常陪陈总的大小姐逛街,见识各种人物,甚至出入陈总的家里及容容学校,多么自由,多么惬意,多么风光,自己却天天只能呆在这小小的保安室,闷死了!但是,这一切张和只是装在心里,表面从不显露半点。

一天上午,容容背着小包,迈着欢快的步子,一下又闯进了保安事的的门,进门就大叫:“常山,快给我到杯水,我渴死了!”常山忙起身倒水,边倒边说:“我的大小姐,你干啥呢,这么急呀?”容容接过水,说:“今晚陪我看电影吧,美国大片,据说特恐怖,我一个人可不敢看。”“还到你学校看哪,人家会误会的,到时候没人追你,看你一个人着不着急。”常山开玩笑地说。容容说:“那些男生都像白面书生又不怀好意似的,看着都烦,我就没看上一个。

”张和说:“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容容说:“我喜欢有生活阅历的而且比较有男子汉气概的人,有点粗野,有点豪放,也许还有些忧郁......”容容一个人在那浮想联翩,描绘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形象。张和说:“那我知道你喜欢谁了。”容容说:“你说,我喜欢谁?我自己都不知道呢,你知道?怪事!”张和忙改口说:“我瞎说的,我哪里知道!”他可不想帮容容捅破那层窗户纸,到时候还不是自己更没戏。

上一篇:第九节 同意 下一篇:第十一节,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