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生恨

第八节生恨自从常山走后,秀秀已是万念俱灰,她知道常山再也不可能要她,她和常山再也没有未来,她也不想以后的事,她也不想去想,过一天算一天吧,自己这种人还有什么可想的。此时,对铁二一家的怨恨却一天天强烈,都是他们害了自己,害得常山痛苦地远走他乡,我要他们偿还,加倍的偿还!曾经单纯善良的秀秀被仇恨充斥了内心,复仇成了她现在活下去的动力。一天秀秀在帮娘纳鞋底。据说现在山外尤其是城里,这种手工纳的鞋底做的鞋贵得不得了,经常有一个山外人到这里收,二十块钱一双,两天做一双鞋,一个月也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本来这些山里女子也挣不到什么钱,全靠男的砍树卖树,到河里捕鱼卖鱼,或是像铁二爹一样偷着打些野生动物,现在国家不准乱打猎,抓到要送到监狱的,所以铁二爹和铁二也是偷偷摸摸的打,好在山里人纯朴,没人举报,要是有人打个电话,铁二家早就倒霉了。

秀秀正使劲的扎下针,拉着线,突然,她感到一阵恶心,她急忙一下甩掉鞋底,跑到外面要吐,但是,并没有吐出些什么,嗓子眼还是阵阵痒痒的感觉,还想吐。娘看秀秀在外呕呕半天,吐呢只吐出一些水,她心理有种不详的预感。就问秀秀:“你咋了,为啥老吐呢?”秀秀抹着嘴,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也,不知道,咋了。”娘说:“是不是着凉了?”秀秀说:“没,没有。”娘又问:“那是不是吃了啥东西,坏了肚子?”秀秀说:“我没吃,没吃啥东西。

”娘不做声了,等秀秀缓缓过劲,不再吐了,娘一把拉过秀秀说:“走,进屋去,我有话问你。”秀秀边跟娘到了里屋,娘问:“这个月,你那事来没来?”秀秀也才突然想起似乎超了许多天了,就说:“好象没来呢。”“多少天了?”娘急急地问。秀秀想了想说:“大概有上十天了吧。”“啊!你个死丫头,到底跟了谁?怎么闹出事来来呢!”娘大惊失色。看娘那紧张的样子,秀秀说:“咋了?”娘说:“你肯定怀孕了,是不是常山的?”秀秀也懵了,她没想到就那么一次,竟然怀孕了,她想都没想过。

秀秀突然发疯地捶打自己的肚子,低低的急急的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要这孽种,不要!”娘一下抓住秀秀的手,说:“傻孩子,你这样会要命的。你跟娘说说,是不是常山的,要是的话,你就嫁他吧,女孩子迟早都要走这条路的。”秀秀摇摇头,提到常山,秀秀的泪水又有了,她满脸是泪,说:“要是常山的就好了,我宁愿给他生,可是,不是他的。”娘想起怪不得常山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原来他早知道了,娘说:“到底是谁的?”“是铁二,是铁二这个畜生的。

”接着秀秀说了铁二一家害他的经过,娘也气死了,说:“我去找他算帐去,这个畜生!”秀秀这时反而平静了,说:“那有什么用呢,我要他们负责到底!”秀秀美丽的大眼睛中闪出仇恨的凶光,娘看了都有些怕,说:“秀秀,算了,要不你就嫁他吧,他也是喜欢你的,你现在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秀秀说:“我再想想,想想.....”那一夜秀秀又没有睡好觉,她思来想去:我和常山彻底没有可能了,曾经那美好的东西都再也不属于我了,我现在只有恨,恨!现在我就嫁给铁二,好,他不是要我吗,我就成全他,我要他一辈子没好日子过。

上一篇:第七节 初识 下一篇:第九节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