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初识

第七节,初识第二天下午,他到了容容爹所在的城市--海市。容容爹是个包工头,许多年在外闯荡,闯下了一份不小的基业,有一家很大的建筑公司,这几年他发了财,但他不忘家乡,许多家乡来的打工的人,他都给予很好的照顾,让他们做比较清闲且工资又高的事,何况,常山还与他沾亲带故呢!常山来了后很快就被安排到公司保安部门工作,每天只是看看大门,注意一下工人上下工情况,不让捡垃圾的人进ru就行了。白天,常山忙于工作,或者与其他几个保安聊聊天,日子倒是容易打发,但是到了晚上,常山睡在宿舍里,许多人谈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或是女朋友,常山就不想插嘴,他也不想听,时常借故外出走走,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

容容是她爹唯一的女孩,比较聪明,也比较漂亮,小学毕业后就一直跟着父母在海市上学,高中毕业考上了海市一所重点大学,她爹娘都引以为豪,容容是他们掌上明珠,心头肉,要月亮他爹都给他买。容容每天走读,她家在海市有名的富人区买了所别墅,她爹还说将来这所别墅要送给容容。按说,以容容的条件男朋友该有一大堆,但是大二的容容一直都找到没有让她心动的男孩子,直到他见到常山。那是常山到海市的一个月后,有一天,保安值班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习性朝窗外望,一个衣着时髦,身材高条,体型匀称,气质优雅的女孩提着小包旁若无人走进公司的大门。

常山想这人进门也不跟值班室说一声,也太胆大,也太不把保安看在眼里了,想着,常山跑出去,冲那女孩就喊:“喂喂,你站住”那女孩听见有人喊,向四周看看,没有其他人,看见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漂亮男孩正在指着自己,她站住了,指指自己,问:“你喊我?”常山走上前几步,说:“就你,你进大门也不说一声,你眼里还有没有保安,都像你那样,还要我们保安干啥?”看那年轻保安一脸正经的样子,容容“噗嗤”一声笑了,常山越发生气,说:“笑什么笑?走,登记去!”容容说:“行行,我跟你登记去,”常山进了办公室,往椅子上一坐,拿起笔,问:“叫什么名字?找谁?”容容将小包朝桌子上一甩,一屁股坐在另外的一把椅子上,望着常山笑。

常山说:“问你呢,叫什么名字,找谁?”容容说:“找你们老总,电话给我,我给他打电话。”常山说:“我们老总也是你随便见的,你不登记清楚,就别想见!”容容说:“你看他来不来见我。”说着拿出手机,拨了号码,一会儿,就听容容说:“爸,你什么时候又换了一个保安,他居然不让我见你。真是岂有此理!”说着气呼呼挂了电话。容容刚挂了手机,保安值班室的电话就响起,常山赶忙拿起电话,就听电话里容容爹的声音:“常山,你快让我家容容上来,她是我女儿。

”这次赶着面上堆笑,说:“不好意思,我们小时侯还在一起玩过呢,你现在长这么漂亮,我哪里想的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容容说:“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常山哥,你也变了,我也不认识你了,记得我们以前还在一起在河滩放过风筝呢,还有还有......”两个人很快尽释前嫌,热火朝天的谈了起来,直到容容爹再次打电话来。

 

上一篇:第六节 出走 下一篇:第八节 生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