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纠缠

第五节纠缠秀秀和常山又恢复了昔日的恋情,他们天天出双入对的,一起采桑,一起割稻,一起上山采草药卖钱。他们的如胶似漆大大伤害了一个人,当然那个人就是铁二。铁二原想占有了秀秀,就可以迫使秀秀嫁给他,这样就轻而易举的得到秀秀,他没想到,提亲没成功,常山和秀秀更好了,这使他恨得牙根痒,不管如何秀秀已是他的人,他不能忍受常山天天和秀秀呆在一起。他决定采取行动。一天,秀秀一个人在地里采桑叶,铁二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机会,他从背后一下楼住秀秀的腰,秀秀以为常山呢,说:“我正忙呢,等会儿。

”铁二说:“秀秀,你想死我了,我们好好亲热一下。”秀秀一听是铁二的声音,她大惊,像触电一样失声大叫:“滚,滚,我不要见到你。”她将双眼捂住,双手一个劲的在空中乱舞,“你滚,滚啊!”铁二说:“秀秀,我就那么可怕吗?我们以前不是很好吗,我哪点不如常山,你说,你说呀!而且,你是我的人了,你知道吗,你是我的,我的!”铁二大声吼叫,上来就抓秀秀的手,秀秀拼命挣脱,不过她哪里是铁二的对手,铁二一把拉过秀秀,嘴一下就盖住秀秀急呼的嘴,秀秀挣扎着挣扎着,但是,她挣不脱,而且,很快就精疲力尽了。

这时,常山出现了,他一把拉过铁二,还没等铁二反应过来,“啪啪”就两个耳光,然后,又一脚踹过去,口里大骂:“铁二,你也太不是东西了,我的女人你也敢碰,你不想活了!”铁二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你的女人,你的女人,呵?”他拍拍身上的灰,轻蔑地对常山说:“他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你问问她,你问问她!”常山说:“你胡说,你故意破坏我们的感情,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你滚,你滚!”铁二站起来,说:“今天,我不妨直接告诉你,我睡过她,你还没有吧?识趣的赶紧退出去,别一辈子都戴绿帽子。

”常山气急了,他一下扑过去,和铁二打在一起,秀秀看见他们脸和身上都被桑树根戳破了,到处都是血,她吓坏了,大声哭叫:“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我求求你们别打了!”但是,他们都没有住手,直到双方都精疲力尽,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秀秀看他们停下了,她一下爬起来,疯狂地朝家里跑去,她要避开这一切,因为她无力应付这一切,她该说什么,该干什么?她不知道,她只能躲开。晚上常山没有来,第二天过去了,常山还是没有来,秀秀心中已作好最坏的准备,这对她来说,已经麻木了,她不感觉到多么痛苦,她甚至想分手吧,分手也许对她是一种解放,她被感情折磨得已太累了,她想早点解脱,自己命中注定是受苦的命,她忍了,她不想常山跟着自己受苦。

那天,秀秀跑了,铁二走了,常山躺在地上很久,前前后后的联系在一起,他终于想明白了秀秀前段时间反常的原因,甚至想明白了娘那天看见秀秀从铁二家回来为什么会有那匆匆忙忙的神态,秀秀为什么总是说她不配我,可在以前她从来没说过。看来铁二确实在自己以前就得到了秀秀的身体,想到这里,常山的心都像被捅了两刀,自己深爱的女人居然在自己以前跟别人睡了,这样的女人还要她干吗?我怎么能让别人笑我戴绿帽子,我就是再爱她,我也不能这么贱啊!常山爬起来,歪歪斜斜的回了家。

倒在床上,蒙头大睡。

 

上一篇:第四节 提亲 下一篇:第六节 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