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提亲

第四节提亲三天过去了,秀秀依然对常山不冷不热的,常山陷入了恋爱之后的第一次痛苦的低谷,他吃饭没味,干活没劲,他原来以为恋爱是美好的,甜蜜的,没想到还这么折磨人,他无数次问秀秀到底怎么了,秀秀就是不说。这让常山有些恼火,有什么事不能对他说,除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秀秀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莫非他喜欢上别人,不爱我了,但是,不像啊,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秀秀多开心啊,她也说了今生只爱我一个人,她还说,她很早就开始喜欢我了,怎么会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呢?女人的心真是太难琢磨了。

就在常山和秀秀都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时,铁二娘托人到秀秀家提亲来了。铁二的小姑也嫁在本村,本来这个村只有几十户人家,都是多年的老关系,所以大家都认识。一天,她到秀秀家来了,跟秀秀娘说:“嫂子,你家秀秀也老大不小了,该定门亲了,女孩子在家时间长了,容易出事,早定亲,早结婚,可以免了不少是非,反正女儿家迟早都是别人家的人。”秀秀娘说:“大妹子,你说的是这个理。但是,婚姻大事现在有几个父母作得了主了,还不是他们自己拿主意,我们也只是参谋一下,着急也没法呀。

”铁二小姑不想让秀秀娘说出秀秀与常山的关系,那样,知道了,再提亲可不是故意抢人之美,还是装不知道好,于是她直入话题,说:“大嫂子,我跟你说,我们家小二子对你们家秀秀喜欢得不得了,今天我大嫂就托我来提亲,你们家怎么看呢?不知秀秀对小二喜不喜欢?”秀秀娘知道秀秀与常山的关系,但常山家还没个人来正式提亲,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回头我问问秀秀吧。”铁二姑故意神秘地伏在秀秀娘耳边轻轻地说:“秀秀恐怕不会有什么意见,他俩都好上了。

”秀秀娘说:“不会吧,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铁二姑说:“我不会无根据地乱说,回头你跟秀秀说我来提亲了,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哥家日子还是过得去的。”送走了铁二他姑,秀秀娘也搞糊涂了,明明秀秀与常山好,怎么又突然与铁二好了呢?她摇摇头,女儿的心,作娘的也搞不懂了。晚上,秀秀娘对秀秀说了今天铁二姑来提亲的事,秀秀一听,就大叫:“我不会嫁给铁二的,我死也不会嫁给他,让他死去吧!”秀秀娘没想到秀秀会发那么大脾气,从小到大秀秀很少发那么大脾气的,她从小就温顺听话,从来都没有什么让父母操心的事,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大反应呢。

娘说:“不嫁他就不嫁他,又没人逼你,我只是随便问问你。”秀秀不做声了,低头扯着自己的衣服边,她在竭力掩饰自己内心慌乱的情绪,不让娘看出来。娘又说:“我这几天怎么看你和常山闹矛盾了,他也不常来了,你俩到底在不在谈恋爱,要是的,就赶紧叫他家人来提亲,这样也不可以堵了别人的想法。”说到常山,秀秀忍不住泪流了下来,她和常山不知还有没有未来。秀秀娘看秀秀哭了,以为秀秀与常山闹矛盾了,忙安慰说:“年轻人,吵吵架不算什么,你也不可太要强,说点软话就过去了,我看你俩挺般配的,你爹对你俩也没有意见。

”秀秀哭得更伤心了,断断续续地说:“我和常山完了,我配不上他呀!”娘说:“傻孩子,你哪点比别人差,我看常山娶到你算有福气了。”“娘,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啊!”秀秀已是泣不成声,哭声哽咽了。“秀秀,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跟娘说,你跟娘说啊,娘是过来人,知道的比你多,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呢,你说,你说啊!”娘也看出秀秀有点不对头,她肯定有什么委屈瞒着自己。秀秀抹了一把眼泪说:“娘,没什么,一点点小事,很快就过去了,我能行!”娘担心地看看秀秀,她发现秀秀这几天明显的瘦了,憔悴了,但秀秀不说,她也问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叹了一口气,走了。

秀秀再一次失眠,她在想要不嫁给铁二吧,毕竟自己的第一次已被他占有,自己对铁二来说是新的给他的,而对常山来说自己是被人用过的旧货,如果有一天常山知道自己曾......到那时他会怎样看待我,大发雷霆,自我摧残,然后鄙视我,看不起我,说不定最后还会离开我,与其那样的结局,还不如早些结束,至少我们还有一段美好的回忆。但是这样也太便宜铁二这个畜生了,为得到我居然一家合谋来害我,我要报复他们,一定要!是他们毁了我的一生的幸福,我要他们加倍赔偿。

快到天亮时,秀秀打定主意,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秀秀感觉好象有人在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脸颊,那手好温暖好温柔,她就就照样闭着眼睛,用心去感受这最后的的爱情,这美丽得让人流泪的爱情,以后再也不属于她了。泪水流出,流到那手上,那人却用嘴唇去为她添干,然后吻她的唇,她不动,任由他温柔的亲吻,他暖暖的嘴渗着无尽的爱意,无尽的忧愁,无尽的话语。秀秀感受得到,她的心在流血。许久,秀秀睁开眼睛,望着常山泪流满面的脸,那充满忧伤的眼神,她伸手抚摩着他的长起淡淡胡须的有棱有角的脸,那厚厚的温热的唇,那喉结突起的粗粗的脖子,那宽宽的厚实的xiōng部。

然后她说:“常山,忘掉我吧,我是一个你不值得爱的人,我不配,我们分手吧。”常山懵了,他没有想到事情到了分手的地步,他急急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是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你别问了,反正我俩不合适。”秀秀不看常山,处,坚决地说。“你不说出原因,我不会同意分手的,你是爱我的,是不是?刚才你的手已经告诉我了,你爱我,对不对?你是因为什么外面的原因才要同我分手的,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们一起克服,我们一起闯过去,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你就是叫我死,我都不眨一下眼,但是,你别跟我分手,我求求你,别说分手。

”常山已是泣不成声了,紧紧抓住秀秀的手,生怕一松开,秀秀再也不属于他了,他害怕。秀秀的眼泪又出来了,她用另一只手偷偷擦去,她故做平静地说:“常山,我真的配不上你,与其以后痛苦,不如早些结束,好女孩多的是,你要将眼界放宽些,再找一个比我好的女孩。”常山说:“我不要,我只要你一个就够了,无论你变老,变丑,我只爱你一个。我发誓,无论你怎样,我都会对你好的,一辈子只爱你一个,我要对你不好,天打五雷轰。”秀秀将手轻轻地捂住常山的嘴,她的心被常山再次融化,再一次燃起爱的烈火,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也许自己不说,一辈子都不说,她和常山就能永远的厮守在一起,那个噩梦只是一个梦而已,就让它过去吧,过去吧。

她扭过脸,轻轻地吻着常山,在他耳边柔柔的说:“我们不分手了,永远都不分手,我们赶快结婚吧,越快越好。”常山说:“好,我们结婚,很快就结,我再也不能忍受这种感情的折磨,我要你作我老婆,我天天都看着你。”第五节纠缠

 

上一篇:第三节 苦思 下一篇:第五节 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