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阴谋

下午,铁二娘到秀秀家对她妈说:“秀秀妈,你叫我给你留一个野猪肚子,我今天留给你了,许多人要,我都没给,等会你叫秀秀到我家拿吧,他爹还在洗呢。”秀秀妈放下正在纳的鞋底子,为难地说:“好是好,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要是有其他人要,你给人家吧,我不能让你作难,我知道逮一个野猪呀,不容易。”铁二妈说:“大嫂子,看你说到那去了我们邻居那么多年,你们一家是啥人,我还不知道,就算我送你的吧,不要钱。?“那怎么行?你不要钱,肚子我也不要,我不能平白无故的要你的东西。

”秀秀妈坚决地说。“那好吧,你啥时候有钱啥时候给,这可是好几年的野猪,再寻起来可不容易啊!”铁二娘也怕不收钱,以秀秀妈那倔强的脾气不会收,这样反而弄巧成拙,其实,与秀秀相比,与自己心肝宝贝儿子相比,一百个猪肚子她都舍得。秀秀妈说:“那就太谢谢你了,一会我去拿。”铁二妈不露声色地说:“要秀秀去吧,反正她在家也没事,你忙你的吧。”秀秀妈可没细想铁二妈今天有些诡异,就对里屋的秀秀说:“秀秀,你跟铁大妈一起去她家拿野猪肚子,顺便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事做。

”随着一声答应,秀秀出来了,礼貌地与铁二妈打了声招呼,铁二妈看秀秀那丰满的身子,红润秀美的脸颊,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心里说:“怪不得把我儿子迷得神魂颠倒,就是我是男人也被她迷倒了,我儿子的眼光不错,无论如何我也得帮儿子把秀秀弄到手,要不儿子还不伤心死。”这样想定,铁二妈和颜悦色地对秀秀说:“秀秀,跟大妈走吧,我那还有一点事想让你帮忙呢!唉,杀猪的事太多了。”秀秀说:“那好吧,只要我能帮的我一定帮,反正我在家也没事做。

”秀秀就跟铁二妈一起到了她家,看见铁二爸正在分解猪肉,秀秀说:“铁大叔,有没有事我可以做啊?”铁二爹说:“没事没事,你和铁二到屋里看电视吧,弄好了,我喊你。”铁二也说:“他们就够了,到屋里坐一下吧。”铁二娘也说:“秀秀啊,你和铁二是同学,你们年轻人聊得来,去屋里看电视,聊聊天吧。”秀秀只好到屋里坐一会,等着他们把猪肚子弄好。以前她和铁二也是很好的朋友,也还谈得来,就从和常山好了以后,与其他男孩子就少说话了,她怕常山不高兴。

他们就看电视,随便说些闲话,铁二妈进来了,端了两杯茶来了,秀秀站起身说:“大妈,还劳你泡茶,我不喝,你给大叔喝吧。”铁二接过茶来,说:“一杯茶,啥好的,喝吧,你要不喝也太不拿我我这个同学当同学了。”说着自己先喝了起来。秀秀只好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感觉还真不错,是今年的新茶,大概是他们家自己茶园的,做得比较精细,口感出奇的好。她又喝了几口,铁二又拿水瓶加了一些。秀秀和铁二就边看电视,边聊天,边喝茶,秀秀的神志渐渐有些模糊了,似乎面前的人变成了常山,而且疯狂地亲吻她,急急地脱去她的衣服,她也笑着,脱着,突然感觉下身一阵剧痛,她便昏了过去。

醒来,已经到了天黑,秀秀一看见自己光着身子,旁边躺着一丝不挂的铁二,她全明白了,一定是铁二在她杯中做了手脚,要不她怎么会,昏睡过去,而且还被铁二.......床上的血迹说明了一切,那不可挽回的一切,她十八岁的少女的童贞没有了。那本来要献给常山的新婚礼物被铁二这个畜生夺取了。她发疯似的捶打着铁二,用牙去咬他,用指甲抓他,铁二动也不动,任由秀秀的发泄。过了许久,铁二满身伤痕,秀秀也累了,瘫坐在地上,两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发疯似的拼命地扯着。

铁二“腾”跳下床,“啪”地跪在秀秀面前,抓住秀秀的双手,低低的声音说:“秀秀,你要打就打我,别折磨你自己,我是畜生,我是畜生,你打我吧。”秀秀又举起手扇了铁二几个耳刮子。“秀秀,我爱你,你嫁给我吧,我太喜欢你了,我会对你好的,我求求你,嫁给我吧,没有你,我还不如死了呢。”铁二泪流满面地哀求。秀秀咬牙切齿的说:“你做梦吧,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你这卑鄙小人,你们一家都是卑鄙小人!”秀秀一把推开铁二,站起身,穿好衣服,理理头发,打开门,走了出去。

铁二妈在一边说:“秀秀,在我家吃晚饭吧,我煨了点汤,喝了再走。”秀秀没出声,头也不回地走了。晚上,铁二妈到秀秀家把猪肚子送了过去,还说秀秀在她家看电视等,铁二爹没弄好,她等不及,怕她妈担心就急着回来了。这谎还是够圆的秀秀妈没多想就当真了。秀秀妈是一个心眼很好的女人,自己没有什么坏心思,自然也不把别人往坏处想。她哪里想到自己的女儿刚刚遭受人生最大的打击,这个打击可能毁了她的一生。

 

上一篇:第一节 初恋 下一篇:第三节 苦思